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慕情月光 > 第201章 中秋快乐

第201章 中秋快乐

“你要带我去哪?这不是出宫的路!”

江匀珩神色冷硬,咬紧牙关,伸手掐住了小太监的脖子,将人按在墙上厉声质问。

他的手止不住地发颤,但力气依旧很大,仿佛能将人的骨头掐断。那太监涨红了脸,挥打着手,拼命蹬着腿挣扎。

江匀珩松了些力气,但仍是限制着人。他大概明白了是个什么情况,他中了春药,如果此时没有防备,将会被带到后宫去,意识不清楚时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楚。

他的黑眸里露出寒光,厉声威胁:“不想马上死,就告诉我哪条路能出宫!”

那小太监吓破了胆,支支吾吾地指了条路。

江匀珩将人打晕,又一拳用力地打在宫墙上,手指关节瞬间血肉模糊,他用锥心的疼痛来保持清醒。

他沿着小太监指的路往前走,他不确信那太监说得是不是实话,一路上都极为警惕。

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迅速躲到了柱子后,束耳判断来人。

宋兰时寻了过来,他正纳闷人跟着跟着怎么就不见了,而且这似乎也不是出宫的路。突然一道颀长的身影闪现,强大的压迫感袭来,他倏地被人钳制住了脖子。

宋兰时惊恐地瞪圆了眼,看清昏暗夜色下男人雕刻般冷硬的脸后,立刻急声求饶:“太傅大人!请您……松手,下官是宋兰时……您、您曾救过我的!”

江匀珩认出了这道颤颤巍巍的声音,放松了些戒备,松开了大手。宋兰时吓软了腿,顿时瘫坐在地。

江匀珩扶着雕花沉木柱子,脸色潮红,喘着粗气,看着孱弱的宋兰时,暗自思索着。

宋兰时立刻看出了他的不对劲,担忧道:“太傅大人,您没事吧?需要下官帮您吗?”

江匀珩攫取着他的神色,迟疑片刻后压抑着道:“带我出宫!”

……

宋兰时骑马载着江匀珩远离了皇宫。如烙铁般炙热的男人靠在他的背上,耳畔不时传来让人血脉喷张的闷哼,他一个男子也羞红了脸。

宋兰时以为太傅大人会去风月场所寻慰藉,却是没想到指引着他来到了一条偏僻的老街。

“大人,就在这里放您下吗?”宋兰时疑声轻唤。

江匀珩翻身下马,他的意志力惊人,此刻竟还是清醒的,“嗯,你别跟着我了,今日之事还请保密,宋大人的恩情本官来日定会报答!”

宋兰时也赶紧下马,讷讷道:“大人,您说笑了,能帮到大人是下官的荣幸!”他看着江匀珩身上庄重的官服,才明白这也去不了花楼。

江匀珩看着面前这个腼腆的小官,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掩护自己出宫,今夜怕就是要如右相意了。

江匀珩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声道:“回吧。”随后摇摇晃晃地转身离去。

宋兰时怔愣了一会儿,才突然想起手里的折扇,连忙跑上前,将扇子塞给江匀珩,结结巴巴道:“大、大人,这是您上次救下官的谢礼!”

随后怕江匀珩推拒,扭头又往回跑,牵着马匆匆离开了……

容宜刚沐浴完,她坐在床榻上,白皙纤细的手指拿着毛巾绞干头发。雪纺薄衫贴在身上,勾勒出了曼妙的曲线,清丽的脸庞肌如玉脂,微微透着粉色,宛如出水芙蓉。

房门突然被敲响,容宜有些疑惑,时辰已经很晚了,许姨娘他们都已睡下,是谁还会来敲门?

她心念微动,立刻起身去开门。

门扉打开,江匀珩看到了披着浓墨色如瀑长发、白皙娇柔的人。发香和女儿香瞬间蔓延到鼻尖,令他体内压制许久的欲流骤然跃起叫嚣。

容宜喜出望外地看着江匀珩,纯净的眼眸满是赤忱和依恋,她拉住他的手腕,欣喜唤道:“匀珩!”

江匀珩的喉头滚动了一下,他在发什么疯?难道他要拿容宜当解药吗?

“中秋快乐,早点休息。”他牵了牵唇角,哑着声音道,随后不着痕迹地抽离了手。

容宜隔着衣袍也感受到了滚烫的温度,她拽住了人,蹙眉盯着江匀珩烫得发红的清俊脸庞,忧心忡忡道:“匀珩,你不舒服吗?”

娇软的声音传入耳畔,江匀珩觉得这无异于是更为猛烈的催情药。他的目光变得迷离,染上了无法掩藏的欲望。

容宜不是一无所知的小姑娘,立刻就明白他是怎么回事。她的脸上泛起绯色,探头查看了一下庭院,确定无人后,迅速将人扯进了房间。

容宜抬手探了探江匀珩布满细汗的额间,烫得可怕,也不知道他忍了多久?

她顾不上羞涩,立刻去解江匀珩腰间的玉带,她只知道不能任由他被欲火烧死了。

江匀珩一把抓住容宜的手,喘着气道:“做什么?帮我打桶冷水,我自己解决……”他后悔来这了,药效冲上来,他脑子不清醒。

容宜踮起脚,堵住了他唠唠叨叨的嘴,他闷哼一声,竟然还想退闪,容宜抬手捧住了他的脸,用力吮啃着他的薄唇。

江匀珩被亲得晕乎乎的,容宜脱光了他的上衣,这才发现他连胸膛都是一片烫红,容宜有些气恼,他到底是怎么搞得?

她闪着江匀珩制止的手,着急忙慌地脱光了衣物,哭着拥住了烙铁般的男人。

江匀珩见不得容宜哭,隐忍着轻拍她的裸背。肩膀突然传来刺痛,容宜咬了他一口,哽咽着道:“你还要我主动吗?”

江匀珩倒抽一口气,在容宜耳畔颤着声音问:“你会后悔吗?”

“你不会让我后悔的对吗?”容宜又咬了他的脖颈一下。

江匀珩顿时失控地掐住了容宜盈盈一握的柳腰,俯首吻住了又香又软的娇躯……

床榻上,江匀珩曲臂撑着,生怕压着了容宜,他忍着胀痛,问道:“真的可以吗?”

容宜的桃花眼里水光粼粼,唇红如血,她轻微地喘着气,看着一板一眼的男人,气恼地偏过头又咬了一下他坚实的手臂。

江匀珩轻笑,眼里的爱意和渴求不言而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