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开局征服太子妃,成就至尊九千岁 > 第八十二章 中饱私囊

第八十二章 中饱私囊

黑夜悄然降临,小圆子稳立于桌前,恭敬地禀报道:

“大人,从各个城池一共收取六万八千两银子。”

李顺也是有些吃惊,没想到只是浪费粮食罚款,就能收取如此之多的银两。

小圆子则是满脸疑惑,但也不敢出声询问。

收了银子,李顺十分开心,笑着问道:

“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竟能收取如此之多银两?”

小圆子连连点头,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只要有一个人被罚款,他们只要互相告知一声,即可躲过处罚,怎么还一个接着一个上当受...”

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话,小圆子立刻闭上嘴巴。

李顺没有在意,反问道:

“如果我正在休息,你忽然闯进房间,被我臭骂一顿,出去后见到小福子要进来,你会怎么做?”

小圆子立刻回答道:

“我会告诉小福子,大人在休息,不让他来打扰大人。而且我也不会闯入大人房间。”

听到他的话李顺哭笑不得,你这回答,让我怎么举例。

李顺摆摆手,重新说道:

“在宫外一条小道,你忽然摔了一跤,发现地上有个坑,等你站起来走了两步,对面小福子迎面走来,你会怎么做?”

小圆子迅速回应道:

“我会装作不知道,等他摔倒后,再狠狠取笑他。”

李顺满意地点头,看到你们二人如此‘和睦’,我十分欣慰。

小圆子随后恍然大悟,低声自语道:

“原来那些被罚款的商人并不会大声宣扬,而是静待其他同仁也遭受处罚,然后再去冷嘲热讽一番。”

李顺点点头道:

“不患寡而患不均,为什么只有我一人受到处罚,而你却可以逍遥法外?商人以追逐利益为本,他们提醒后来者只会徒增麻烦,因此他们不会主动提醒他人。”

“相反,当他们看到别人遭受处罚,内心反而会产生一丝快意,大家都被罚,等于没罚。”

就在此时,玉浮城的一家客栈内,不时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声。

老王注视着躺在床上的老张,轻声劝解道:

“老张你这是何必呢?本来就没有几两肉,还挨一顿板子,如今还要忍受皮肉之苦,钱也没保住。”

老张中午喝粥时也是难以下咽,但听说要罚钱,想强撑着喝下去。

但衙役见他磨磨唧唧的样子,直接将他拉到一旁,询问他是挨板子还是交银子,老张硬气地选择不交银子。

结果挨了十下板子撑不下去,哭着喊着要给钱,最后交了一百两银子才被家丁抬回来。

老王虽然表面上在安慰他,但眼中流露出的幸灾乐祸之色却无法掩饰。

一旁的老李用双手遮住脸部,颤抖着声音说道:

“还好我第一时间就给了银子,侥幸逃过一劫。”

听到他的话,老王和老张同时瞪向他。

朝廷开始放粮,百姓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而富商们还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在少数人的哀嚎声中,一夜转瞬即逝。

大乾皇城,早朝之际。

一份份奏折整齐地摆放在案几之上。

这些奏折的内容大致相同,最初都是指责身为钦差大臣的李顺无所作为,整日闭门不出,对灾区民众视若无睹。

然而,这些奏折被云初然压下,她相信李顺有自己的打算。

侍御史周续挺身而出,恭敬地禀报道:

“启禀皇后娘娘,臣有一事禀告,前些日子宿北府遭受洪涝灾害,然而钦差大臣抵达北方之后,却整日闭门不出,对百姓的困境置之不理。

“因此臣认为此举辜负了陛下所托,应将其追究渎职之责。”

此言一出,另一位侍御史马乞躬身行礼:

“启禀皇后娘娘,微臣也要参钦差大臣李顺,据臣所知,此人贪赃枉法,滥用职权,甚至公然索贿。”

“北方百万灾民无家可归,饥寒交迫之际,钦差大臣李顺不仅未尽援救之责,反而在发放赈灾粮食时掺入砂砾,中饱私囊;百姓因掺杂沙子难以下咽,他又公然索贿,以一两白银免除一板子惩罚。”

“李顺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对大乾律法的蔑视,将赈灾变为个人敛财手段,惹得民怨沸腾,实乃祸国殃民之辈,有损皇后娘娘声誉,恳请皇后娘娘严惩不贷!”

整个宫殿顿时陷入一片沉寂,接着又掀起了一阵喧哗。

“闭门不出,对府外灾民视而不见!”

“往粥里掺沙子,中饱私囊!”

“一两银子换一板子,我不如他!”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也不能如此明目张胆啊!

许多官员不禁倒抽一口冷气,与李顺相比,他们简直就是流芳百世的清正廉洁之人!

也有人感叹,竟有如此敛财之法,果然,活到老学到老!

二皇子满意地点了点头,皇后此次派遣李顺前往北方,导致民怨四起,怕不是一个识人不明可以简单带过去。

两天前释放出来后,赵旭光并未立刻采取行动,而是命人密切关注北方局势,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便迅速回报。

没想到这么快就给了他一个绝佳的机会,在朝堂之上弹劾李顺,同时也暗示皇后用人不当。

云初然满脸惊讶。

这闭门不出她可以理解,毕竟这是之前商量好的计划。

但这往粥里掺沙子,之前没说啊!难道真的是李顺为了中饱私囊而为之?

还有这用银子抵消惩罚,也太明目张胆了吧!你多少掩饰一下啊!

实在缺钱你跟我说啊,又不是不给你!

云初然一时间也无法找到为李顺开脱的理由,只能求助地望向宰相和几位尚书大人。

宋彦眼观鼻,鼻观心,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韩轩走上前去,恭敬地行礼道:

“皇后娘娘,此事尚需进一步调查核实,不可仅凭一面之词便轻易定罪。待查明真相之后,再做决断也不迟。”

云初然刚欲点头同意,旁边的二皇子却突然插嘴道:

“事实已经摆在皇后面前,所有的奏章都是针对钦差李顺的渎职之罪,后面的几项指控难道还会有假吗?”

云初然此时想要杀李顺的心都有了,朝廷将刚收回来的余粮,以及仅剩的物资都让李顺带去北方赈灾。

结果倒好,全被他给贪了,倘若因此引发北方动荡,使得大赤国趁虚而入,身为皇后的她也难逃干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