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阿姨,请自重 > 第177章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第177章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要知道张连成可是集团仅次于南叔的第二把交椅,要不是南叔现在还吊着一口气,张连成恐怕早就将乔慧娟娘儿俩踩在脚下了。

无论是从实力还是地位出发,张连成都是碾压陈十安一般的存在。

可陈十安却敢挑战权威,放出将其斩落马下的豪言壮语,光是这份勇气和魄力,就足以让乔慧娟对他刮目相看。

乔慧娟看向陈十安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目光中带着几分欣赏与钦佩,还有一股莫名的艳羡。

像陈十安这样的男人,不仅有着过人的智慧与勇气,更有着异于常人的魄力,正是她所欣赏的类型。

她紧接着说道:“就算你能扫清内部的阻力,那你能应对外部的挑战吗?

眼下发展人工智能产业的不光是我们一家,还有环宇集团,他们现在已经开始建设人工智能产业园,规模非常大,跟他们竞争的话,你有几成胜算?”

陈十安听到环宇集团的名字,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王强、雷龙、白虎等人的身影,这些人都是老冤家了。

他并未流露出任何畏惧之色,反而淡淡一笑,攥紧了拳头凝声道:“十成!”

乔慧娟闻言,不禁心头一震。

她察觉到陈十安那坚毅狠厉的目光,不自觉地凝视他的双眸,仿佛能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正从那深邃的瞳孔中喷薄而出,霸气十足的气场让她不禁为之震撼。

原本心中的担忧,在这股力量的冲击下,逐渐消散得无影无踪。

然而,乔慧娟的理智仍在提醒她,环宇集团的背景不容小觑。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内心的激动,柔声提醒道:

“十安,环宇集团可是黑社会起家的,他们的手段……你可要三思。”

陈十安淡淡一笑,话锋一转:“你听说过滨江温泉酒店吗?”

乔慧娟思索了片刻后,眉头一挑:

“知道啊。那家酒店之前就是环宇集团的,后来听说被一个叫陈什么安的人给夺去了,还有环宇旗下的英皇酒吧,也是落入此人手中……”

乔慧娟的话音未落,她突然捂住嘴巴,眼睛瞪得溜圆,望向陈十安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她颤抖着声音问道:“天呐,你……你不会就是那个人吧?”

陈十安微笑着点了点头,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乔慧娟的震惊与难以置信溢于言表。虽然她听人提起过陈十安的名字,但她根本没往心里去,只将其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随口一听罢了,甚至连名字都没记全。

而且在她眼中,陈十安只是个上班族,怎么会牵扯到黑道上的江湖恩怨,更不可能在与王强的较量中赢得上风,就算是名字一样,那也是碰巧重名罢了。

乔慧娟的目光在陈十安的身上停留了许久,她不得不重新审视下这位才能卓越又带着一丝匪气的男人。

“十安,你有兄弟姐妹吗?”

陈十安对乔慧娟的问题感到意外,她搞不清楚乔慧娟问自己这个问题意欲何在,莫非是想要当我姐姐?

诶,还真别说,有这样一位又美又多金,而且还身居高位的大姐姐,那可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嘿嘿。

他冲着乔慧娟摇了摇头,“我在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了。”

乔慧娟微微一笑:“张力现在也没有兄弟姐妹,我想让他跟你结义为兄弟,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互相帮衬,你意下如何呀?”

陈十安听后愣了一秒:这娘们儿为什么要强调张力“现在”没有兄弟姐妹呢?

难道是她后续还要生?

可南叔现在的状态,还能让她生出来吗……

陈十安没好意思问这个问题,不过他的眉头紧皱。

他心想:如果没记错的话,张力的年龄要比我大几岁,真要是结义为兄弟的话,那以后我就得喊他哥?

这可不行!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但如果直接拒绝乔慧娟的话,未免有点太不给脸了。

他点了点头应道:“好!只要张力愿意,以后我会照应好这位贤弟的。”

乔慧娟听后,不解地问道:“啊?论年龄的话,张力是25,好像比你大吧?”

陈十安强忍住不笑:“乔董有所不知,我出生的时候没户口,三岁那年才补录的,所以我的真实年龄应该是26,刚好比张力大了一岁。”

乔慧娟听闻此言,眉头一皱,她不甘心让张力当弟弟,毕竟他好歹也是集团的总经理,给一个下属做弟弟,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她话锋一转,把话题带回到了公司发展上,问了陈十安许多问题。

陈十安则把自己的战略预想和规划都告诉了乔慧娟,她听后非常开心,双眸中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特别是当他提到智慧工厂技术专利的广阔市场前景时,乔慧娟表现出极高的兴趣。

她借着高兴劲儿,跟陈十安一起喝了不少酒。

一番交杯换盏过后,乔慧娟放下了酒杯,醉意盎然地笑道:

“你……你的酒量不错哦,你先容我上个洗手间,待……待会儿我回来再继续……”

她说话的时候,说话已经口齿不清,看样子像是喝醉了。

她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了洗手间。

不料,她刚走了没几步,就一不小心绊了一下脚,重重地摔向了地毯。

说时迟,那时快,陈十安迅速起身冲向了乔慧娟,伸手将他紧紧地抱住了。

那一刻,乔慧娟的头距离地毯只有不到十公分,而陈十安的眼睛距离那白花花的浴袍也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迷人的香氛开始在二人面前的空气中弥漫开来,味道愈发浓厚。

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还是被陈十安抱得害羞了,乔慧娟的脸蛋儿变得红扑扑的,热得发烫。

陈十安将她抱到了床上,本想让她躺下休息,可没成想乔慧娟却搂着陈十安的脖子不放。

她含情脉脉地望着他那俊俏的脸庞,语气中带着几分妩媚和挑逗:

乔慧娟微微一笑:“张力现在也没有兄弟姐妹,我想让他跟你结义为兄弟,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互相帮衬,你意下如何呀?”

陈十安听后愣了一秒:这娘们儿为什么要强调张力“现在”没有兄弟姐妹呢?

难道是她后续还要生?

可南叔现在的状态,还能让她生出来吗……

陈十安没好意思问这个问题,不过他的眉头紧皱。

他心想:如果没记错的话,张力的年龄要比我大几岁,真要是结义为兄弟的话,那以后我就得喊他哥?

这可不行!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但如果直接拒绝乔慧娟的话,未免有点太不给脸了。

他点了点头应道:“好!只要张力愿意,以后我会照应好这位贤弟的。”

乔慧娟听后,不解地问道:“啊?论年龄的话,张力是25,好像比你大吧?”

陈十安强忍住不笑:“乔董有所不知,我出生的时候没户口,三岁那年才补录的,所以我的真实年龄应该是26,刚好比张力大了一岁。”

乔慧娟听闻此言,眉头一皱,她不甘心让张力当弟弟,毕竟他好歹也是集团的总经理,给一个下属做弟弟,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她话锋一转,把话题带回到了公司发展上,问了陈十安许多问题。

陈十安则把自己的战略预想和规划都告诉了乔慧娟,她听后非常开心,双眸中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特别是当他提到智慧工厂技术专利的广阔市场前景时,乔慧娟表现出极高的兴趣。

她借着高兴劲儿,跟陈十安一起喝了不少酒。

一番交杯换盏过后,乔慧娟放下了酒杯,醉意盎然地笑道:

“你……你的酒量不错哦,你先容我上个洗手间,待……待会儿我回来再继续……”

她说话的时候,说话已经口齿不清,看样子像是喝醉了。

她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了洗手间。

不料,她刚走了没几步,就一不小心绊了一下脚,重重地摔向了地毯。

说时迟,那时快,陈十安迅速起身冲向了乔慧娟,伸手将他紧紧地抱住了。

那一刻,乔慧娟的头距离地毯只有不到十公分,而陈十安的眼睛距离那白花花的浴袍也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迷人的香氛开始在二人面前的空气中弥漫开来,味道愈发浓厚。

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还是被陈十安抱得害羞了,乔慧娟的脸蛋儿变得红扑扑的,热得发烫。

陈十安将她抱到了床上,本想让她躺下休息,可没成想乔慧娟却搂着陈十安的脖子不放。

她含情脉脉地望着他那俊俏的脸庞,语气中带着几分妩媚和挑逗:

乔慧娟微微一笑:“张力现在也没有兄弟姐妹,我想让他跟你结义为兄弟,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互相帮衬,你意下如何呀?”

陈十安听后愣了一秒:这娘们儿为什么要强调张力“现在”没有兄弟姐妹呢?

难道是她后续还要生?

可南叔现在的状态,还能让她生出来吗……

陈十安没好意思问这个问题,不过他的眉头紧皱。

他心想:如果没记错的话,张力的年龄要比我大几岁,真要是结义为兄弟的话,那以后我就得喊他哥?

这可不行!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但如果直接拒绝乔慧娟的话,未免有点太不给脸了。

他点了点头应道:“好!只要张力愿意,以后我会照应好这位贤弟的。”

乔慧娟听后,不解地问道:“啊?论年龄的话,张力是25,好像比你大吧?”

陈十安强忍住不笑:“乔董有所不知,我出生的时候没户口,三岁那年才补录的,所以我的真实年龄应该是26,刚好比张力大了一岁。”

乔慧娟听闻此言,眉头一皱,她不甘心让张力当弟弟,毕竟他好歹也是集团的总经理,给一个下属做弟弟,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她话锋一转,把话题带回到了公司发展上,问了陈十安许多问题。

陈十安则把自己的战略预想和规划都告诉了乔慧娟,她听后非常开心,双眸中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特别是当他提到智慧工厂技术专利的广阔市场前景时,乔慧娟表现出极高的兴趣。

她借着高兴劲儿,跟陈十安一起喝了不少酒。

一番交杯换盏过后,乔慧娟放下了酒杯,醉意盎然地笑道:

“你……你的酒量不错哦,你先容我上个洗手间,待……待会儿我回来再继续……”

她说话的时候,说话已经口齿不清,看样子像是喝醉了。

她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了洗手间。

不料,她刚走了没几步,就一不小心绊了一下脚,重重地摔向了地毯。

说时迟,那时快,陈十安迅速起身冲向了乔慧娟,伸手将他紧紧地抱住了。

那一刻,乔慧娟的头距离地毯只有不到十公分,而陈十安的眼睛距离那白花花的浴袍也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迷人的香氛开始在二人面前的空气中弥漫开来,味道愈发浓厚。

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还是被陈十安抱得害羞了,乔慧娟的脸蛋儿变得红扑扑的,热得发烫。

陈十安将她抱到了床上,本想让她躺下休息,可没成想乔慧娟却搂着陈十安的脖子不放。

她含情脉脉地望着他那俊俏的脸庞,语气中带着几分妩媚和挑逗:

乔慧娟微微一笑:“张力现在也没有兄弟姐妹,我想让他跟你结义为兄弟,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互相帮衬,你意下如何呀?”

陈十安听后愣了一秒:这娘们儿为什么要强调张力“现在”没有兄弟姐妹呢?

难道是她后续还要生?

可南叔现在的状态,还能让她生出来吗……

陈十安没好意思问这个问题,不过他的眉头紧皱。

他心想:如果没记错的话,张力的年龄要比我大几岁,真要是结义为兄弟的话,那以后我就得喊他哥?

这可不行!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但如果直接拒绝乔慧娟的话,未免有点太不给脸了。

他点了点头应道:“好!只要张力愿意,以后我会照应好这位贤弟的。”

乔慧娟听后,不解地问道:“啊?论年龄的话,张力是25,好像比你大吧?”

陈十安强忍住不笑:“乔董有所不知,我出生的时候没户口,三岁那年才补录的,所以我的真实年龄应该是26,刚好比张力大了一岁。”

乔慧娟听闻此言,眉头一皱,她不甘心让张力当弟弟,毕竟他好歹也是集团的总经理,给一个下属做弟弟,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她话锋一转,把话题带回到了公司发展上,问了陈十安许多问题。

陈十安则把自己的战略预想和规划都告诉了乔慧娟,她听后非常开心,双眸中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特别是当他提到智慧工厂技术专利的广阔市场前景时,乔慧娟表现出极高的兴趣。

她借着高兴劲儿,跟陈十安一起喝了不少酒。

一番交杯换盏过后,乔慧娟放下了酒杯,醉意盎然地笑道:

“你……你的酒量不错哦,你先容我上个洗手间,待……待会儿我回来再继续……”

她说话的时候,说话已经口齿不清,看样子像是喝醉了。

她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了洗手间。

不料,她刚走了没几步,就一不小心绊了一下脚,重重地摔向了地毯。

说时迟,那时快,陈十安迅速起身冲向了乔慧娟,伸手将他紧紧地抱住了。

那一刻,乔慧娟的头距离地毯只有不到十公分,而陈十安的眼睛距离那白花花的浴袍也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迷人的香氛开始在二人面前的空气中弥漫开来,味道愈发浓厚。

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还是被陈十安抱得害羞了,乔慧娟的脸蛋儿变得红扑扑的,热得发烫。

陈十安将她抱到了床上,本想让她躺下休息,可没成想乔慧娟却搂着陈十安的脖子不放。

她含情脉脉地望着他那俊俏的脸庞,语气中带着几分妩媚和挑逗:

乔慧娟微微一笑:“张力现在也没有兄弟姐妹,我想让他跟你结义为兄弟,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互相帮衬,你意下如何呀?”

陈十安听后愣了一秒:这娘们儿为什么要强调张力“现在”没有兄弟姐妹呢?

难道是她后续还要生?

可南叔现在的状态,还能让她生出来吗……

陈十安没好意思问这个问题,不过他的眉头紧皱。

他心想:如果没记错的话,张力的年龄要比我大几岁,真要是结义为兄弟的话,那以后我就得喊他哥?

这可不行!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但如果直接拒绝乔慧娟的话,未免有点太不给脸了。

他点了点头应道:“好!只要张力愿意,以后我会照应好这位贤弟的。”

乔慧娟听后,不解地问道:“啊?论年龄的话,张力是25,好像比你大吧?”

陈十安强忍住不笑:“乔董有所不知,我出生的时候没户口,三岁那年才补录的,所以我的真实年龄应该是26,刚好比张力大了一岁。”

乔慧娟听闻此言,眉头一皱,她不甘心让张力当弟弟,毕竟他好歹也是集团的总经理,给一个下属做弟弟,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她话锋一转,把话题带回到了公司发展上,问了陈十安许多问题。

陈十安则把自己的战略预想和规划都告诉了乔慧娟,她听后非常开心,双眸中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特别是当他提到智慧工厂技术专利的广阔市场前景时,乔慧娟表现出极高的兴趣。

她借着高兴劲儿,跟陈十安一起喝了不少酒。

一番交杯换盏过后,乔慧娟放下了酒杯,醉意盎然地笑道:

“你……你的酒量不错哦,你先容我上个洗手间,待……待会儿我回来再继续……”

她说话的时候,说话已经口齿不清,看样子像是喝醉了。

她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了洗手间。

不料,她刚走了没几步,就一不小心绊了一下脚,重重地摔向了地毯。

说时迟,那时快,陈十安迅速起身冲向了乔慧娟,伸手将他紧紧地抱住了。

那一刻,乔慧娟的头距离地毯只有不到十公分,而陈十安的眼睛距离那白花花的浴袍也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迷人的香氛开始在二人面前的空气中弥漫开来,味道愈发浓厚。

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还是被陈十安抱得害羞了,乔慧娟的脸蛋儿变得红扑扑的,热得发烫。

陈十安将她抱到了床上,本想让她躺下休息,可没成想乔慧娟却搂着陈十安的脖子不放。

她含情脉脉地望着他那俊俏的脸庞,语气中带着几分妩媚和挑逗:

乔慧娟微微一笑:“张力现在也没有兄弟姐妹,我想让他跟你结义为兄弟,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互相帮衬,你意下如何呀?”

陈十安听后愣了一秒:这娘们儿为什么要强调张力“现在”没有兄弟姐妹呢?

难道是她后续还要生?

可南叔现在的状态,还能让她生出来吗……

陈十安没好意思问这个问题,不过他的眉头紧皱。

他心想:如果没记错的话,张力的年龄要比我大几岁,真要是结义为兄弟的话,那以后我就得喊他哥?

这可不行!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但如果直接拒绝乔慧娟的话,未免有点太不给脸了。

他点了点头应道:“好!只要张力愿意,以后我会照应好这位贤弟的。”

乔慧娟听后,不解地问道:“啊?论年龄的话,张力是25,好像比你大吧?”

陈十安强忍住不笑:“乔董有所不知,我出生的时候没户口,三岁那年才补录的,所以我的真实年龄应该是26,刚好比张力大了一岁。”

乔慧娟听闻此言,眉头一皱,她不甘心让张力当弟弟,毕竟他好歹也是集团的总经理,给一个下属做弟弟,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她话锋一转,把话题带回到了公司发展上,问了陈十安许多问题。

陈十安则把自己的战略预想和规划都告诉了乔慧娟,她听后非常开心,双眸中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特别是当他提到智慧工厂技术专利的广阔市场前景时,乔慧娟表现出极高的兴趣。

她借着高兴劲儿,跟陈十安一起喝了不少酒。

一番交杯换盏过后,乔慧娟放下了酒杯,醉意盎然地笑道:

“你……你的酒量不错哦,你先容我上个洗手间,待……待会儿我回来再继续……”

她说话的时候,说话已经口齿不清,看样子像是喝醉了。

她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了洗手间。

不料,她刚走了没几步,就一不小心绊了一下脚,重重地摔向了地毯。

说时迟,那时快,陈十安迅速起身冲向了乔慧娟,伸手将他紧紧地抱住了。

那一刻,乔慧娟的头距离地毯只有不到十公分,而陈十安的眼睛距离那白花花的浴袍也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迷人的香氛开始在二人面前的空气中弥漫开来,味道愈发浓厚。

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还是被陈十安抱得害羞了,乔慧娟的脸蛋儿变得红扑扑的,热得发烫。

陈十安将她抱到了床上,本想让她躺下休息,可没成想乔慧娟却搂着陈十安的脖子不放。

她含情脉脉地望着他那俊俏的脸庞,语气中带着几分妩媚和挑逗:

乔慧娟微微一笑:“张力现在也没有兄弟姐妹,我想让他跟你结义为兄弟,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互相帮衬,你意下如何呀?”

陈十安听后愣了一秒:这娘们儿为什么要强调张力“现在”没有兄弟姐妹呢?

难道是她后续还要生?

可南叔现在的状态,还能让她生出来吗……

陈十安没好意思问这个问题,不过他的眉头紧皱。

他心想:如果没记错的话,张力的年龄要比我大几岁,真要是结义为兄弟的话,那以后我就得喊他哥?

这可不行!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但如果直接拒绝乔慧娟的话,未免有点太不给脸了。

他点了点头应道:“好!只要张力愿意,以后我会照应好这位贤弟的。”

乔慧娟听后,不解地问道:“啊?论年龄的话,张力是25,好像比你大吧?”

陈十安强忍住不笑:“乔董有所不知,我出生的时候没户口,三岁那年才补录的,所以我的真实年龄应该是26,刚好比张力大了一岁。”

乔慧娟听闻此言,眉头一皱,她不甘心让张力当弟弟,毕竟他好歹也是集团的总经理,给一个下属做弟弟,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她话锋一转,把话题带回到了公司发展上,问了陈十安许多问题。

陈十安则把自己的战略预想和规划都告诉了乔慧娟,她听后非常开心,双眸中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特别是当他提到智慧工厂技术专利的广阔市场前景时,乔慧娟表现出极高的兴趣。

她借着高兴劲儿,跟陈十安一起喝了不少酒。

一番交杯换盏过后,乔慧娟放下了酒杯,醉意盎然地笑道:

“你……你的酒量不错哦,你先容我上个洗手间,待……待会儿我回来再继续……”

她说话的时候,说话已经口齿不清,看样子像是喝醉了。

她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了洗手间。

不料,她刚走了没几步,就一不小心绊了一下脚,重重地摔向了地毯。

说时迟,那时快,陈十安迅速起身冲向了乔慧娟,伸手将他紧紧地抱住了。

那一刻,乔慧娟的头距离地毯只有不到十公分,而陈十安的眼睛距离那白花花的浴袍也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迷人的香氛开始在二人面前的空气中弥漫开来,味道愈发浓厚。

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还是被陈十安抱得害羞了,乔慧娟的脸蛋儿变得红扑扑的,热得发烫。

陈十安将她抱到了床上,本想让她躺下休息,可没成想乔慧娟却搂着陈十安的脖子不放。

她含情脉脉地望着他那俊俏的脸庞,语气中带着几分妩媚和挑逗:

乔慧娟微微一笑:“张力现在也没有兄弟姐妹,我想让他跟你结义为兄弟,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互相帮衬,你意下如何呀?”

陈十安听后愣了一秒:这娘们儿为什么要强调张力“现在”没有兄弟姐妹呢?

难道是她后续还要生?

可南叔现在的状态,还能让她生出来吗……

陈十安没好意思问这个问题,不过他的眉头紧皱。

他心想:如果没记错的话,张力的年龄要比我大几岁,真要是结义为兄弟的话,那以后我就得喊他哥?

这可不行!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但如果直接拒绝乔慧娟的话,未免有点太不给脸了。

他点了点头应道:“好!只要张力愿意,以后我会照应好这位贤弟的。”

乔慧娟听后,不解地问道:“啊?论年龄的话,张力是25,好像比你大吧?”

陈十安强忍住不笑:“乔董有所不知,我出生的时候没户口,三岁那年才补录的,所以我的真实年龄应该是26,刚好比张力大了一岁。”

乔慧娟听闻此言,眉头一皱,她不甘心让张力当弟弟,毕竟他好歹也是集团的总经理,给一个下属做弟弟,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

她话锋一转,把话题带回到了公司发展上,问了陈十安许多问题。

陈十安则把自己的战略预想和规划都告诉了乔慧娟,她听后非常开心,双眸中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特别是当他提到智慧工厂技术专利的广阔市场前景时,乔慧娟表现出极高的兴趣。

她借着高兴劲儿,跟陈十安一起喝了不少酒。

一番交杯换盏过后,乔慧娟放下了酒杯,醉意盎然地笑道:

“你……你的酒量不错哦,你先容我上个洗手间,待……待会儿我回来再继续……”

她说话的时候,说话已经口齿不清,看样子像是喝醉了。

她扶着桌子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了洗手间。

不料,她刚走了没几步,就一不小心绊了一下脚,重重地摔向了地毯。

说时迟,那时快,陈十安迅速起身冲向了乔慧娟,伸手将他紧紧地抱住了。

那一刻,乔慧娟的头距离地毯只有不到十公分,而陈十安的眼睛距离那白花花的浴袍也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迷人的香氛开始在二人面前的空气中弥漫开来,味道愈发浓厚。

不知道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还是被陈十安抱得害羞了,乔慧娟的脸蛋儿变得红扑扑的,热得发烫。

陈十安将她抱到了床上,本想让她躺下休息,可没成想乔慧娟却搂着陈十安的脖子不放。

她含情脉脉地望着他那俊俏的脸庞,语气中带着几分妩媚和挑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