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放下高冷白月光,校花才是我的女神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那些杀不死你的…

第二百六十八章 那些杀不死你的…

“你就不怀疑我是骗你的?”苏辰备受感动地问。

“我们认识一年多了,我太清楚你的为人。虽然喜欢你的女生很多,但你始终坚守底线。虽然我不清楚你说的吴欣瑶是何方仙女,但我相信你。”陆瑶发自肺腑地说。

“谢谢你。”

苏辰深感欣慰。

“等我吧,我马上就过来。”陆瑶气喘吁吁地说。

王万达打定主意要把这事闹大,并且从此刻他脸上那得意的笑容不难看出,应该是跟吴欣瑶达成某种协议,有十足的把握能让苏辰付出代价。

“警察马上就来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这次如何脱身。”王万达张狂的叫嚣起来。

“那些杀不死你的,终将使你更强大。我劝你最好能趁这次机会把我扳倒,否则的话,你会为认识我感到后悔终生的。”苏辰警告道。

“口气不小,但就你手中那两三个钢镚也敢跟我叫板?什么东西!”王万达嘲讽起来。

“期待你的表演!”苏辰满不在乎地说。

很快,警察来了。

吴欣瑶根本就是一个变色龙。

也不知道王万达给她许下什么承诺,总之,此刻的她一口咬定是苏辰强j了她,说话时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显得很委屈。

苏辰静静地看着。

全程没有辩解,脸上也没有多余的神色。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待得吴欣瑶说完后,警察看向苏辰问道。

“没有。”苏辰回答说。

“也就是说,你承认了这一切?”警察紧皱着眉头问。

“我不承认,她说的都是假的。”苏辰态度鲜明道。

“你有证据吗?”警察接着问。

“我愿配合你们调查。”苏辰回应说。

“那就先跟我回局里吧。”见这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警察果断道。

就在这时,陆瑶和叶凡来了。

“什么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凡劈头盖脸地问,他太清楚自己这个亲戚的手段了。

“喏,你看到了,昨晚他喝醉后把我女朋友给侵犯了。”王万达一副吃了很大亏的表情说。

“不可能,以我对苏辰的了解来看,他绝对不可能是这样的人。”叶凡信誓旦旦道。

“有些人看起来是人,但其实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该不会以为我喜欢被人戴绿帽子吧?”王万达据理力争,一口咬定事实。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劝你最好不要乱来。如果你真不择手段的话,这亲戚我都没办法跟你做了!”叶凡警告道。

“给你脸了是吧?”王万达讽刺起来。

“好!你等着!”叶凡怒不可遏道。

另一厢,陆瑶来到苏辰跟前。

“我现在能做些什么?”紧抓着苏辰的大手,陆瑶六神无主地问。

“我查了一下,这家酒店是丁三石旗下的。待会你就找他,让他出面调取酒店的监控录像,从我走路的状态就能判断出我的基本情况。另外,吴欣瑶说她是第一次,这是床单上的血,回头你交给警察去化验一下。”苏辰轻声叮嘱道,尽量不让王万达听到。

“我知道了。”

接过那块带血的布,陆瑶重重的点头。

“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没让丁三石帮我找律师。”苏辰叮嘱道。

“我马上就去办。”陆瑶许诺道。

吴欣瑶录完口供后让她提供证据,比如被侵犯是楼下的jy等等,毕竟总不能听她的一面之词,得有证据作为支撑才行。

遗憾的是,她并没能拿出来。

主要是没有。

毕竟真要是做了那事,随便提取一点根本就不是难事。

正因为如此,从警局出来后的吴欣瑶惶惶不安,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王总,你之前只是让我配合演戏,可没说过让我配合欺骗警察,这事如果暴露的话该怎么办?我可不想坐牢……”车上,吴欣瑶底气不足地说,脸上写满了担忧的神色。

“你一口咬定他干了就没事。”王万达笃定道。

“可刚才警察让我提供证据来证明这一点,我根本就拿不出来。”吴欣瑶忧心忡忡道。

“非得留下点那个玩意吗?就说他没留下来能死啊!难道进去没留下就不算qj?”王万达反问起来。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关键是我一面对警察就紧张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我总感觉他们能看穿我的心事……”低着头,吴欣瑶底气不足地说。

“木已成舟,反正现在都已经这样了,我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没有退路了。记住了,只要你咬定他进去了,这事他就没跑!”王万达疯狂给她洗脑。

“知道了。”吴欣瑶胆怯地点头。

“别作死,天王老子来了也是这么个回答。”王万达有些放心不下,再三叮嘱道。

“放心吧。”吴欣瑶深吸一口气,接着又问,“那你答应给我的钱……”

“马上就到账!”王万达许诺道。

……

把苏辰送进警局了,叶凡心里很过意不去。

他主动找到陆瑶。

“真是抱歉,这事大概跟我有关,我昨晚要是不带王万达一起去吃饭就好了,谁知道他跟我玩心眼。”刚见面,叶凡就连连道歉。

“所以,你也认为苏辰是被冤枉的?”陆瑶认真地看了过来。

“我还是那句话,苏总不是朝秦暮楚的人。”叶凡肯定地说。

“你凭什么这么说?”陆瑶狐疑地问。

“别人我不知道,林雅我再清楚不过了。据我所知,林雅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喜欢他,我不过是备胎而已。也就是说,只要苏辰愿意,随时都可以得到林雅,但他始终都保持距离,从来都没有越雷池一步。你说,林雅比不上那吴欣瑶吗?苏辰他没有理由做这种事,更何况以他身份地位,也不值得做这种事。”叶凡细细的分析说。

“我知道没想到,王万达竟然这么不要脸!”陆瑶愤懑不平道。

“你跟他认识有段时间了,应该知道,他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而且为了能达成目标可以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叶凡侃侃而谈说。

“可惜,他这次踢到钢板上去了。”嘴角微微上翘,陆瑶嘲讽说。

“你的意思是,苏辰他还能翻身?”叶凡双眼放光地看了过来。

“他本身就是被冤枉的。”陆瑶回应说。

“可吴欣瑶一口咬定被侵犯了该怎么办?”叶凡苦恼不已。

“他自认为这是一出毫无破绽的戏,其实到处都是漏洞,我们等着看吧,法律很快就会还给苏辰一个清白。”陆瑶眼神坚定道。

“有什么是我能做的,你尽管说!”叶凡激动万分。

“我还能相信你吗?”陆瑶反问起来。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但我是真的无辜的,我根本就没想到王万达会跟我玩这么一出。他利用我,包括说工厂再次着火了,也是他的算计,无非是想故意把我支开。”叶凡疯狂地吐槽起来。

“希望你也能尽快昭雪。”陆瑶回应道。

……

且说陆瑶一通电话打到丁三石那里去了。

得知苏辰被人算计,正准备投资瑶光文化的丁三石对这事相当上心,尤其是事情发生在他旗下的酒店里。

很快,猪厂旗下的律师团队接洽了这件事。

随后,苏辰更是被保释出来了。

西湖区一家餐厅里,苏辰和丁三石再次见面了。

“没事吧?”刚见面,丁三石便一脸关切地问了起来。

“让你费心了。”苏辰表示感谢。

“举手之劳。”丁三石摆了摆手,接着又问,“你跟王万达有过节?”

“谈不上有什么过结,他喜欢我女朋友,就这么点事。”深吸一口气,苏辰如实回应道。

“我大概明白了。”

丁三石释然地笑了起来。

“是我太大意了,我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手段。”苏辰冷笑道。

“接下来你想怎么办?”丁三石心平气和地问。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清白,这事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苏辰底气十足地说。

“但你可别忘了,他爸爸是王一亿。他爸如果不插手还好,可一旦插手了,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丁三石言不尽意地说。

“我还就不信他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苏辰愤怒地说。

“好在据我所知,他这个人曾经当过兵,比较正派,大概是不会惯着王万达,但你想把他送进去肯定也不可能。”丁三石点拨道。

“再说吧,毕竟现在还是对我不利,不是吗?”苏辰哂然一笑说。

就在这时,陆瑶来了。

推门而入的她春风满面,脸上洋溢着激动的笑容。

“有结果了吗?”看到她那自信的表情,其实苏辰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床单上的血化验出来了,是猪血。”陆瑶如实说。

“监控视频呢?”苏辰接着又问。

“警察调取了,我暂时还没看到,不过听一个在警局的朋友说,你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被两个男人架着送进房间里的。吴欣瑶也是第二天一早才过去的,她并没有在房间里留宿。”陆瑶如实相告。

“你看,这结果不就出来了吗?”苏辰得意地笑了起来。

“还有一项结果也出来了,就是你抽血送去化验的结果。”陆瑶喜不自胜地说。

“说来听听。”苏辰一脸期待。

“γ-羟基丁酸,俗称听话水,跟我上次的情况一样。”陆瑶回答道。

“那我现在是不是能洗脱嫌疑呢?”苏辰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他们正在调查,从目前这些证据基本上可以排除你侵犯吴欣瑶的事实,不过警察还在调查,务必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更何况丁总也介入了,他们有必要弄清楚事实。”陆瑶心花怒放地说,由衷地感到欣慰。

“我多嘴一句,你知道这消息时心里是什么想法?你有没有怀疑过苏总?”一旁,丁三石笑着问。

“你要说他被人绑架了或许我会信,但要说他出轨了我不信,他不是那样的人,而且我们的感情也经得起考验。”陆瑶眼神坚定地说。

“校园里的感情果然是最纯洁的,真羡慕你们俩!”深吸一口气,丁三石感慨万千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