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谍战:红色特工之代号不死鸟 > 第475章 平息浪潮

第475章 平息浪潮

“雅隆”号抗战医疗人员及物资被扣,源于情报外泄。

伊藤野望手下的南洋私谍将情报上报了伊藤野望。

伊藤野望因为退休一事,事情仅办了一半便停滞不前。

即让鬼子军舰扣留“雅隆”号货轮,一直没上舰拘捕。

而伊藤野望给鬼子海军军舰的时限是3天,再过一个小时没有他的通知,鬼子海军军舰就要击沉“雅隆”号货轮了。

项楚看完所有资料,心有余悸地说:“曼雪!幸好把伊藤野望弄死了,他掌握的情报实在太恐怖。”

“早该弄死他的。”

汪曼雪点头道,拿起一份文件催促道:“楚哥!赶紧让鬼子军舰放行,否则再过一个小时时限到了。”

项楚看了一下手表,苦笑道:

“夕姐派的人怎么还没到?”

此时,门外响起副领事稻谷一郎的声音:

“代总领事!南洋红十字会代表求见。”

“我躲躲!”

汪曼雪闪进了内室。

项楚起身,大声回应:“请进来吧!”

房门打开,稻谷一郎领着一位南洋中年女子走了进来。

中年女子衣着得体,手里还拿着一卷画卷,满脸焦急。

她将画卷双手捧给项楚,笑盈盈地说:

“藤原代总领事!我是南洋红十字会会长李眉月,不成敬意。”

“李女士好!”

项楚接过画卷,不冷不热地说,

“藤原知道你过来的目的。”

他将画卷展开扫了一眼,是一幅宫廷仕女图,装作大喜过望地说:

“稻谷叔父!请立即通知扣押南洋‘雅隆’号货轮的帝国军舰,完全是误会,请马上放行!”

“哈咿!”

稻谷一郎急忙领命,笑盈盈地说,

“李女士!请!”

“谢谢藤原领事!”

李眉月激动地说,转身随稻谷一郎走出房门。

汪曼雪从内室走了出来,笑盈盈地说:

“楚哥!你收礼了?”

项楚正在给南造芸子发电文,指了指茶几说:“亲爱的!他们送幅破仕女图给我,殊不知我现在正落实你的指示,杜绝招惹女人。”

“嗯!你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汪曼雪满意地点头,拿起画卷展开一观,惊呼出声,

“我的天!这是《唐宫仕女图》,国宝啊!”

“国宝?”

项楚惊得走了过来,后悔不该把国宝送给她。

汪曼雪高兴地说:“亲爱的!这幅画就当是你送给曼雪的结婚礼物吧。”

项楚哪能拂她心意,欣然道:“好吧!你是画师嘛,也懂得收藏保护。”

汪曼雪卷起画卷,边卷边说:“这幅画得收好,绝对不能让外人知晓,否则怀璧其罪,恐招致祸患。”

“不愧是大学讲师!”

项楚赞道,走向电台继续发报。

汪曼雪疑惑道:“楚哥!你怎么一直在发报?”

项楚笑道:“告诉南造芸子她舅父的事,咱俩做了好事不能不说。”

汪曼雪揶揄道:“嗯!火速送进靖国神社。”

此时,门外响起了稻谷一郎的声音:

“代总领事!外务省急电。”

项楚打开门,接过电文夹,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

“稻谷叔父!‘雅隆’货轮放行了吧。”

稻谷一郎笑盈盈地说:“已经放行了。”

“非常好!”

项楚微笑点头,打开电文夹一观,惊道,

“外务省让本领事尽快平息游行、殴打扶桑侨民、砸毁扶桑商店等浪潮?”

稻谷一郎苦笑道:“可能觉得您是山下一代目,影机关长,藤原中将,能力非凡,一定可完成此等大事。”

“嗯!”

项楚满意地点头,将电文夹递给他,霸气地说,

“稻谷叔父!本代总领事的确有这个能力。”

此时,电台电讯声响起,汪曼雪急忙过去抄录。

“当然!属下告退。”

稻谷一郎躬身点头,知趣地离开。

项楚将门关上,走到汪曼雪身边。

汪曼雪将抄录完的电文递给他,摇头道:

“肯定是南造芸子那女鬼子发来的。”

“不!这是夕姐发来的。”

项楚笑道,急忙破译电文。

汪曼雪莞尔笑道:“对了!我给夕姐说‘雅隆’号放行了。”

“我来吧!连夕姐这封电文一起回复了。”

项楚急道,将译出的电文递给她,坐到电台前,发出电文,

“7条!‘雅隆’号已放行。你可马上通知相关人员,所有抵港的抗战华侨及其物资可搭乘曼雪的货轮,以及你的飞机进入国内。蒙眼人!”

很快,宋夕回复:“蒙眼人!这样会影响你的安全。7条!”

项楚回复电文:“无妨!我正好接到扶桑外务省平息浪潮的通知。”

宋夕回电:“姐太爱你了!”

汪曼雪拿过往来电文,忍不住笑道:“端庄稳重的夕姐怎么变得如此浪漫?”

“曼雪!帮我烧了电文纸。”

项楚低声道,拿起电话拨给拙井一郎,

“拙井君!舅父大人的葬礼现场布置得怎样了?邀请记者了吗?”

拙井一郎急忙回应:“代总领事!已经全部安排好,小人正要给您报告,您现在就可以去楼下会议室葬礼现场。”

项楚赞道:“拙井君!你的办事能力一流,本代总领事决定上报外务省,特为你提升一级。”

拙井一郎激动地说:“谢谢!谢谢代总领事,拙井一定为您和夫人效力。”

“非常好!”

项楚满意地说,顿了顿,吩咐道,

“舅父大人的葬礼要办得更加隆重一些,你马上邀请帝国海军司令以及舰长、还有帝国名流,以及......”

项楚给他说了一大堆名流,把海军舰艇长全部请过来了,便于他把抗战华人华侨及物资一股脑地运进内地。

汪曼雪忍不住搂紧他的脖子,无比感慨地说:“项楚!你还是我在镇江火车站认识的那个项组长吗?”

“一直都是!”

项楚笑道,揽起她的素腰,笑盈盈地说,

“曼雪!你赶紧回雪庐,通知你的货轮,使劲往内地运人运物资。”

汪曼雪嗔道:“你这里又有电话又有电台,我就不能在这里办公?”

项楚豁然开朗道:“也是啊!咱俩一起整。”

汪曼雪意味深长地说:“代总领事,别忘了,我这是为你打工。”

项楚故作疑惑道:“此话何讲?”

汪曼雪不好气地说;“把人全部弄出去,浪潮不就平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