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五胡屠夫 > 第455章 进攻怀县

第455章 进攻怀县

只见在黄河的对面,孟津关中驶出无数的人马来。

众将士皆身穿铠甲,犹如蚂蚁一般涌出孟津关,密密麻麻。

在最前方的是3000名盾牌手,众将士个个左手持盾,右手持矛。

其后又是3000名弓箭手,个个手持弓箭。

最后则是4000名骑兵,个个身骑战马,手持长矛。

大军蜂拥而出,来到黄河边上,而后摆好队形,最前方是3000名盾牌手,其后是3000名弓箭手,最后是4000名骑兵。

大军列队完毕,其正面足足有五里地之宽,气势甚是浩大。

冉闵见后,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姚襄一夜之间竟然集合了1万人马。

“陛下,我觉得这是姚襄有意而为,他们早已将1万名将士集合在孟津关中,绝对不是临时所为。”

刘宁也是惊讶地说道。

冉闵点头,说道:“难道昨天他们这是有意而为,故意有引诱我们?”

一旁的呼延信听罢,突然脸色大变,说道:

“不好,陛下,他们这是在故意吸引你。如果不出我的所料,燕国已经派出大军进攻怀县了!”

冉闵听后,脸色大变,一种浓浓的不祥之感涌上心头。

冉闵转过头来,对着呼延信说道:

“你说得不错,慕容燕国此时已经开始攻打怀县了。你现在立即返回野王,告诉蒋乾与吕护,叫们立即支援怀县。”

呼延信听罢,迟疑了片刻,问道:“陛下,您不返回吗?”

冉闵摇头道:“不,我若一走,这轵关可怎么办?”

冉闵也是心中着急,可是如今他分身乏术,顾得了这头却是顾不了那头。

呼延信点了点头,转身大喝道:“所有斥候听令,随我一同返回野王。”

说罢,呼延信遂带领80名斥候连忙向野王驶去。

黄河对面的姚益生见有一支骑兵向东而去,遂哈哈大笑道:

“晚了,晚了,一切都已经晚了,冉闵在此耽搁了两日时间,慕容恪已经对怀县发起进攻了。”

原来,姚益生带领大军兵出孟津关,根本就没有渡过黄河,攻打轵关的意图。

按照先前姚益生和慕容恪、太师鱼遵三人制定的方案,先由姚益生带领1万大军北出孟津关,以此达到吸引冉闵的目的。

一旦冉闵被吸引至孟津关,再由慕容恪带领大军进攻怀县。

怀县在河内郡的最东边,而轵关在河内郡的最西边,两地相隔300里地,即使冉闵知道慕容恪袭击了怀县,也无法营救。

所以,姚益生先是派出将士在黄河边上嬉戏,以此吸引冉闵。

果然,冉闵不知是计,骑马到来。

姚益生见后,心中大喜,于是提出与冉闵决一死战,以此留住冉闵。

冉闵不知是计,以为真是姚益生真的想报今年夏天新城之仇,与自己决战。

而后姚益生先假装出兵一次,又以兵力稀少为由撤回,继续留住冉闵。

最后再带领大军兵出孟津关。

此时,即便是冉闵知道上当,也没有办法。

毕竟,姚益生可有大军1万,兵强马壮,气势宏大。

大敌当前,冉闵是绝对不会离去,眼睁睁地向着姚益生攻打轵关的。

如此,姚益生三波骚操作,冉闵自知上当,却已是骑虎难下,难以脱身。

怀县(今河南省武陟县)。

慕容恪自得知冉闵被吸引到黄河边上之后,顿时心中大喜,于是带领大军乘着月色连续行军。

经过两日的连续急行军,在第三日时,大军已经来到了怀县城下。

怀县城中,申道生组织将士严防死守。

申道生也不是无用之辈,每日派出斥候前出,四处侦察燕军的行踪。

十余路斥候四处散开,无死角的侦察怀县以东地域。

就在这一日,一路斥候在凌晨之时,终于发现了燕军的动静,于是紧急返回,向申道生报告。

申道生听后,顿时大惊,一边迅速召集面具张带领的200名陷阵营将士,一边迅速向野王城汇报敌情。

居住在野王城的蒋乾听说之后,也是大吃一惊,连夜召集吕护大军向城内收缩。

同时派出将士,迅速前往轵关向冉闵汇报。

两路斥候同时在路上相遇,呼延信听后,再次吃惊,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姚益生在孟津关骚扰是假,而慕容恪进攻怀县是真。

两路斥候相错而过,呼延信继续向野王城进发,而蒋乾派来的斥候继续向黄河边而来。

“报,陛下,燕国已经派出大军开始向怀县进发了!”

冉闵听后,点了点头,并不觉得奇怪,而是回头看向刘宁和寇头男二人,说道:

“右贤王,虎威将军,如今姚襄屯兵孟津,我若离去,他们随时都会对轵关发起进攻。

不如我们与姚襄大军在此一战,彻底击败他,解除轵关之危,如此我才可以放心离去。”

寇头男听罢,心中有些犹豫,己方只有1400名将士,而对方却有近1万名将士。

以1400人对战1万人,这简直就是去送死,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

但是,刘宁听罢,却是信心满满地说道:“臣遵命!”

寇头男不知道冉闵的神勇往事,可是刘宁一直跟随冉闵作战,早已对冉闵崇拜的五体投地。

他相信,只要冉闵出马,就没有打不赢的仗。

冉闵转身,扫视众人一周,大声地说道:

“200破阵营的勇士们,下马,随我一同出击!”

200名破阵营的将士们听后,个个惊讶:为什么要下马?

可是,作为一名将士,陛下有令,他们不得不从。

众将士们纷纷下马,而后大步向前,列队整齐。

寇头男虽然也是心中犹豫,见众将士已经开始下马,遂跳下马背,站于200名破阵营将士的最前方。

寇头男是破阵营的主将,最前方才是他的位置。

冉闵见众人已经下马,遂转头对刘宁道:“待我们冲破敌阵之后,你便率领众骑兵一涌而上,直冲他们的阵营。”

刘宁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臣明白!”

冉闵跑下“墨龙”宝马的马背,而后从马背的左侧取下盾牌,拿在手中。

冉闵大步向前,来到破阵营的前方,大声地喊道:

“将士们,取下盾牌,左手持盾,右手持刀!”

众将士们听后,纷纷扔掉手中的长矛,从腰间抽出战刀,握在手中。

冉闵见众将士准备完毕,而后大声地喊道:

“我们是破阵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冲锋陷阵,所向无敌!”

200名将士个个高举手中的盾牌和战刀,齐声大喊道:

“我们是破阵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冲锋陷阵,所向无敌!”

冉闵转身,左手持盾,右手持槊,大吼一声:

“杀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