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穿成虐文女主后我登基称帝 >

“本来只是想借个地儿稍稍修整一下,现在好了,耽误我这么多宝贵的时间。”

“这些人你们看着处理吧,我去睡一觉,记得处理干净点,别漏了。”

赤一等人微微颔首,一边的卫长婴也准备跟随他们一起。

子鹰卫们虽然对于卫长婴的加入感到惊讶,但却没有阻止。

能下定决心跟着主子的,又会有几个普通的?

*

夜渐深,归商在这里寻了个看起来没人住过的屋子,缓缓打了一个哈欠后,找到了一个还算干净的床榻就这么凑凑合合的睡着了。

睡梦之中,似有踩空感一晃而过,再次睁眼,自己已经踩在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与之前从小归商记忆里看见的那些一模一样,只不过这里却比记忆力的画面冷清了不少,像是一副已经被定格的画。

她试探的向前走了一步,脚下忽而荡漾起一层层波澜,原本静止的画面动了起来。

只不过她也只能像是之前那样看电影似的看着这些人的喜怒哀乐,她碰不到摸不到他们,那些人对她也是如此。

归商逐渐明白了这只是某个人藏匿在深处的记忆,那段宝贵的记忆里还有她最思念的那个人。

忽而,有一个小女孩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两人看着对方,谁也没有向前再走一步,中间仿佛隔着时间的洪流。

那小女孩抬头静静看着自己,眼中的神色不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幼崽才能拥有的眼神。

两人这么静静的互相看了一会儿,谁也没有先开口。

很快那小女孩朝自己笑了一下,明明周围还有很多很多人,那群人却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个地方。

她有着和她幼年时期几近一模一样的脸,只是再仔细看一看,还能分辨其中的差别来。

她朝归商笑了一下,稚嫩的童音似乎就在耳边响起。

“你好,另一个世界的我。”

“我知道你或许并不属于这里,但无所谓,我反而很庆幸你的到来。”

归商静静的看着她,像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想要听她继续说下去。

小女孩的目光放在了一个小房子里、放在了一个看起来很是温柔的女人身上。

于是她的目光也跟着柔和了起来,带着浓浓的思念与眷恋。

“我的母亲是一个温柔又很强大的人,我一直都知道。”

“可母亲自嫁给父亲之后,母亲就像是被折断了翅膀一样,一辈子只能被困在这堵墙里。”

“有时候母亲会用一种怀念的目光看蓝天、看浮云、看天上那些飞来飞去的鸟儿。”

“那时候的我还年幼,不知道母亲既然喜欢这些、父亲当时又是那么的宠爱母亲,为何不去追寻自己真正喜爱的那些、全心全意的爱着自己。”

“直到后来我一点一点长大了,我似乎知道了一点当时母亲无可奈何的想法。”

“可那时候已经太晚了,母亲已逝,我也已经适应了这个时代的环境。”

“我适应了孤独,适应了那些规则,适应了一切。”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有一点哀伤,又带上了几分释然。

“可当我透过您看见更为广阔的世界、看到了女子也可以有不一样的活法之时,才惊觉曾经的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曾经的我只想按部就班的生活,就像周围的那些人一样,为家族联姻、相夫教子,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

“可这样的生活仿佛一眼就能望到头,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不喜欢这样的世界,我不觉得我们只能一辈子困在某个男人的院落里。”

说道这里的时候,她的眼中像是点燃了一点微光。

这点像是火星的点点光亮,或许一开始十分微弱且渺小,却仍有燎原之势。

“就像是之前透过您看见的那位女医安然那样,即便在这个如此苛刻的世界,我们一样能够活出不一样的人生。”

“所以我心甘情愿将这具身体让渡给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我深知自己的懦弱,我知道自己十分的渺小,但请您相信我,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这具甚至都算不上健康的身体完完全全的让渡给您。”

归商在那一瞬有些哑然无声起来,书中的那个生平角色、乃至所谓的人物性格在自己这里渐渐模糊了起来,只剩下这个看似柔弱实则坚韧的女子。

归商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另一道稚嫩的童音抢先说了出来。

“您不用为我担心,即便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我们依旧是同一个存在,只是从小到大的生活经历不同而已。”

“我已经给自己找好了长眠之地,我觉得我能在这样的时空、拥有我最爱的人地方一直滞留,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说到这里的时候,自己已经浑身透明了起来,浑身轻飘飘的,灵魂似乎是浮了起来。

在归商的视线里,这里的空间在一点点的变小,地面行人匆匆,那些来来回回的人群好似一只又一只辛勤劳作的蚂蚁。

那道一直在耳边回响的稚嫩童音渐渐小了起来,可最后的那些话却又是那么的清晰有力。

“愿海河晏清,愿山川无恙。”

“愿世间女子皆能见识到更为广阔的天地,愿大家皆可挣脱束缚她们的那一条条枷锁。”

“愿您岁岁平安,所思所想皆所成…”

*

窗外的光轻轻打在了床上人的脸上,那稚嫩的三愿似乎仍然在脑海中回响。

浑身前所未有的舒坦了起来,身体里那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虚浮和滞涩感彻底消失。

她还穿着昨日的衣裳,走在了模糊的铜镜面前。

只不过她的这一点点的动静似乎惊醒了一直旁边守着她、睡在不远由椅子拼接而成的“小床”上的卫长婴。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清是谁之后,眼睛都跟着亮了。

卫长婴小跑到了主子的身边,“主子主子,是不是饿了,要不我们先吃点东西再离开?”

归商正在思考的时候,赤二正提着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饭盒走了进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