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故事在民间 > 第608章 婚房内传出呼救声,木匠窗外偷看,大声喊道:淫鬼放开她

第608章 婚房内传出呼救声,木匠窗外偷看,大声喊道:淫鬼放开她

故事发生在明朝洪武年间,在荆州府的管辖范围内有一个名叫淑里村的地方,村子里有一个名叫李铁生的小伙子,如今已到既冠之年可还是一事无成,每日守着家中几亩薄田在地里刨食 ,也正因为如此家中日子过得十分贫穷,身边的同龄人一个接一个都娶妻生子,而他至今连个上门说媒的人都没有。

可能有人会说李铁生一定是个好吃懒做的人,不然去城里打工一年下来也能攒下不少钱,其实不然,李铁生非但不懒惰,反而还是一个非常勤劳且孝顺的人。

他之所以没有像村里其他青年那样外出打工,那是因为他父亲前些年上山砍柴的时候一不小心失足从山上摔了下来,摔断了一条腿,地里的一些重活根本就没有办法干。而她母亲不幸患上了严重的肺病也失去了劳动能力,李铁生就是为了方便照顾父母 ,所以才一直留在家中守着那一亩三分地生活,而不是去城里讨生活。

二位老人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陆陆续续都已成家立业,可是自己的儿子已经二十多了还没能讨上媳妇,老两口是看眼里急在心中总是自责不已,如果不这几年自己拖累的儿子,不然儿子也可以像别人那样进城打工。

虽说儿子没有念过书,但靠着那股勤快劲,就算给别人做帮工,或者给财主家当个长工,这么几年下来再不济也能挣下一个娶媳妇的钱。

可是李铁生却不怎么想,他觉得人生一世,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做到两全其美,两者之间只能选择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去做。娶妻生子固然重要,可是让他将体弱多病的父母留在家中不管,这种事情他说什么也做不出来。

村里人对此也是众说纷纭,有人佩服李铁生的孝顺,但是也有人觉得他太过于迂腐。村子里有很多像李铁生父母这般身体状况不好的老人,这些老人孤苦无依,孩子们都跑去城里打工挣钱,留下年迈体衰的老人在家孤苦无依没人照顾。这些老人不知道有多羡慕李铁生的父母有个好儿子,毕竟养儿防老这件事早已在人们都心里生根发芽了。

村里还有一些这几年一直在城里打工,家里条件也慢慢地富裕起来的一些年轻人,这些人就觉得李铁生脑子太迂腐了,只有有钱才能娶妻生子,将来才能更好地孝顺父母。总之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虽然李铁生从来没有因为娶不上媳妇这事着急上火,可是李老汉看着儿子年龄一年比一年大,最近一段时间更是急得晚上都睡不着觉。

就因为前不久有一个名叫王小虎的年轻人回到村子,他和李铁生的年纪相仿,而且从小父母双亡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按理来说王小虎这种情况比他们家更加不如。

可是王小虎这个人性子比较野,十几岁的时候就跟着村里人外出打工,一走就是七八年,从那以后音讯全无,起先人们都以为他早已客死他乡。

可就在前不久王小虎却突然回来了,而且还带回来很多银子。回来之后王小虎盖了好几间房子,还托人说了一门亲事,而且新媳妇也是相当的漂亮,后来李老汉才听说,王小虎这些年在外面闯荡挣了不少银子。

这几天李老汉就在为这件事一直发愁,他不想再拖累儿子了,想让他去外面闯荡属于自己的一番天地,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儿子,就在他为此一筹莫展的时候与他失联二十几年的弟弟李福安却突然回到了家中。

李老汉与李福安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只不过李福安出生的时候李老汉已经有十三岁了。

就在二十多年前,原本亲如手足的兄弟俩竟然为了一点家产反目成仇,弟弟李福安一气之下便离家出走,临走之前还对李老汉放下了狠话,“如果有朝一日我发达了,一定会回来找你算账。”

从那之后这个弟弟便杳无音讯,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消失许久的弟弟突然回到家中,李老汉的心里是既高兴又有些害怕。

高兴的是失踪多年的弟弟终于回来了,当年自己年轻气盛不懂事,竟然为了那点身外之物和弟弟闹成那样,这些年每次想到弟弟他都觉得羞愧难道。

可是李老汉心里也在害怕,因为当年弟弟离家出走之前放下的狠话始终他在耳边回荡,如今弟弟突然回来,不知道是不是回来找他秋后算账的。

就在李老汉愣神的时候,就见李福安突然将手中的包裹丢在地上,然后直接跑过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抱着李老汉的腿痛哭流涕地说道:“哥,以前都是弟弟的不对,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李老汉心里想过无数次与弟弟见面的场景,可却没想到弟弟竟然会不计前嫌来了这么一出,心情激动的李老汉当即便抱住弟弟痛哭起来,诉说起这些年的思弟之情。

李老汉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哽咽地说道:“福安啊,当年都是我这个哥哥做的不对,年轻气盛不懂得让着弟弟你,这些年每次回想起当年的事情我的后悔不已,弟啊……你能原谅我吗?”

“大哥,当年的事情怎么可能怪你呀?都怪我太贪心了,当年父母将祖宅留给了我,可是我还不知足,竟然想着要你新盖的房子,完全没有考虑你要娶媳妇的事情,这些年我也是非常自责。”弟弟李福安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

“既然你早就原谅我了,为什么二十多年却不曾回来?”李老汉疑惑地问道。

李福安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瞒大哥说,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回来与哥哥认错团圆,可有些事情真的是身不由己呀!弟弟这些年在外面经历了很多事情,容弟弟一会儿慢慢与你说吧!”

李老汉听后连忙帮弟弟拿起包裹,拉着李福安的手一起回到了屋里。

等二人坐下之后,李福安便将自己这二十多年在外面经历的事情给哥哥嫂嫂讲述了一遍,其中自然有他这些年在外面吃过的苦,受过累。

听完弟弟这些年在外闯荡的经历之后,李老汉又是高兴又是心酸,心酸的是他没有想到弟弟这些年过得如此艰辛,不过还好最后终于让他闯荡出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也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

这时李福安话锋突然一转,语重心长地说道:“大哥嫂嫂,我这次回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让侄子他跟着我一起回城里,一来可以跟着我学习一门手艺,将来不管怎么样也算是有一技之长,二呢也能跟着我多挣些银子不是?”

这些年我虽然挣了一些银子,可惜到现在还没有成家,铁生侄儿可是咱老李家的独苗,不管怎么样,总得快点给他娶个媳妇,好让他给咱老李家开枝散叶是吧!”

李母张氏听后高兴地说道:“他叔,这样就太好了。我们早就想着让他去外面闯荡闯荡,可这孩子心眼实诚不放心我和你哥,始终不肯去。等会他回来了,你可得帮我们好好劝劝他。”

李老汉也在一旁附和道:“他叔,铁生这孩子心气重,是个孝顺的孩子。他现在下地干活去了,看着时辰也差不多该回来了,等他回来后你可得帮我和你嫂子好好说说他。你刚才说的那个木匠手艺我看行,这门手艺要是学好了,将来就不愁吃喝了。”

就在这时院门突然被人推开,李老汉一听连忙说道:“看样子是铁生回来了。”说着便起身出了屋。

李老汉出屋后径直来到李铁生的面前,神情严肃地说道:“铁生,你还记不记我曾和你说起过,你还有一个叔叔?”李铁生听后点了点头回道:“记得,怎么了?”

李老汉继续说道:“今天你叔他回来了,现在就在屋里。这些年你叔在外闯荡学会了一门木匠手艺,靠着这门手艺挣了不少钱。他今日回来就是想带着你一起走,他说要将木匠手艺传授给你,并教你如何在城里挣钱。我和你娘商量过了都同意了你去。”

说罢边拉着儿子往屋里走去,快到门口的时候李老汉突然停住脚步,转身说道:“一会进屋后你就给你叔磕个头,就算是你们叔侄相认了,到时候不管你叔说什么你就听着,千万不要犯浑知道了吗?爹娘没有本事帮不了你什么,你要是想以后的日子过得衣食无忧,就得依靠你叔他了。明白吗?”李老汉担心儿子犯浑,在进屋前又嘱咐了一遍才放心。

平时家里几乎见不到肉的餐桌上,今天为了招待李福安竟然将家里的老母鸡都给炖了,要知道就算是过年的时候李老汉都没有舍得杀。

这顿饭爷三喝了不少酒,席间也说了很多事情。最后李福安终于说起了让李铁生跟他一起进城学艺的事情,为了让李铁生可以放心父母的生活,李福安还专门掏出十两银子交给了哥嫂,让侄子不必担心哥嫂的生活。

李福安说自己店里的生意实在太忙,无法在家里久待。

于是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李福安便带着李铁生离开了村子,一同回到了城里。

进城之后,李铁生跟随叔叔来到了他的木工作坊,店铺不算很大一共有两层,一楼是平时干活的地方,二楼是用来居住的。

来到城里的第一天,李铁生刚刚安顿好行李,李福安就将他叫到楼下,迫不及待地开始传授他一些最基本的木匠手艺。

李铁生怎么也没有想到,来到城里的第一天叔叔就开始传授他木匠手艺,李铁生也许天生就是干木匠的料,短短七日他便将那些基础的东西全部学会了。

就连李福安都感到惊讶不已,夸他是个好苗子,之后李铁生又练习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李福安便开始带着他一起出工,去人家里打造家具木器。

每次出工干活的时候,李铁生都会非常地用心学习,做任何事情都是尽心尽力不敢有一丝懈怠,在他不懈的努力下,又用了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他便可以独自一人打造一些家具和寻常物件,也算是可以接单挣钱了。

李福安为了让李铁生没有后顾之忧继续努力便许诺他,以后出工挣到的工钱都会分他一半,为了让李铁生放心,他居然还专门准备了一份文书,将分钱的事情白纸黑字写了下来,说什么亲兄弟明算账,就算是叔侄也不能马虎,并且还让他在文书上面签字画押,李福安的这一举动让身为侄儿的李铁生心中十分感动。

也许是李铁生天生就有吃木匠这行饭的天赋,又或者是因为李福安给出的许诺起了作用,之后的日子李铁生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里便一门心思全部放在了提升木匠技艺这方面了。

也就是一年的时间,李铁生的手艺已经到了青出于蓝而远胜于蓝的地步,很多就连李福安都无法做出来的木器,到了李铁生的手里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完成。

就在李铁生以为自己的好日子快要到来的时候,他叔叔李福安那边却突然出现了一些变故。

自从李福安开始传授他木匠手艺的时候,就总是不停地督促他说:“咱们干木匠这行的就得勤加练习才行。”于是每次外出干活的时候都是叔叔亲自带着他一起。

如今李铁生已经学艺有成,而且还是青出于蓝,可是他叔叔对他的态度却一改往常,以前有生意总是两个人一起去,挣到的钱也会二一添作五叔侄俩平分。

可是现在叔叔竟然把店里的所有活全部交给了他去做,对于这些李铁生起先也没有在意,毕竟自己一身的木匠手艺都是叔叔传授的,多干点活也没什么,再说了也可以借此多磨练一下自己的技艺。

直到后面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李铁生对这位叔叔的做法产生了怀疑,之前明明已经说好了挣到的钱叔侄俩平分,可如今自己承包了店里的所有活不说,挣到的钱却从之前的五成变成了三成,活多干了不说,挣到的钱却变得越来越少,可是他的这位叔叔非但不满足,反而有时还会从他这里拿些银子去用,这让他不得不怀疑这位叔叔并不像自己平时看到的那样简单。

虽然他们的店铺不是很大,但是一个月下来少说也有二三十两的收入,要知道一个普通百姓家里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如此,可就算这样叔叔却还要从他这里拿钱,为了搞搞清楚叔叔为何要向自己拿钱这事,李铁生借口说是出去做工 实则是躲在暗处偷偷盯着叔叔的行踪。

就此李铁生在暗中整整地盯了一天,这一天下来叔叔的种种行为让他大吃一惊,原来自己的叔叔竟然有那么多的爱好。原来李福安经常混迹烟柳之地,而且还有赌博的癖好,每天吃饭也是大鱼大肉好不快活,花出去的银子就像流水一般,难怪一个月二三十两的银子都不够花。

这种快活似神仙的活法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在他的世界里,这种活法只有在小时候听过的戏文提起过。

直到深夜,逍遥快活了一天李福安吐着酒气一步三晃地才慢悠悠地回来,李铁生是越想越生气便找叔叔去理论,他将自己白天看到的一切全部讲给了李福安听,希望他以后可以收敛一些。

不承想李福安听完之后勃然大怒,直接抬手就给了李铁生一个大耳光,并且怒斥他忘恩负义,不好好干活竟然还背地里跟踪自己。

李铁生心中十分委屈,连忙说道:“叔,侄儿不是想要管你,可是如果叔叔你每天都像今日这般花销,就算我干的活再多,也经不住您这样挥霍呀!如果叔叔不肯听侄儿的劝告,那我也只能出去单干了。”

李福安听后不怒反笑,只见他从怀里掏出来一张文书,说道:“我的好侄儿,当初咱们可是白纸黑字地立过字据,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我传授你木匠手艺,你学成之后必须要给我免费打十年工,如果你敢离开我就拿着这份文书去衙门里告你。到时候你不但身败名裂,说不定还要蹲上几年大牢,你可要想清楚了。”

看着叔叔手中的那份文书李铁生彻底是懵了,当初他还天真的以为,那就是叔叔为了让他安心专门签的一份君子协议,没想到那竟然是一张卖身契。都怪自己太信任这位叔叔了,还有就是自己豆大的字不识一个,不然也不会落入了有心之人的圈套。

看着李铁生被自己吓得六神无主的样子,李福安脸色一变,又变成了那位和蔼可亲的长辈,他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刚才的那些说都是为了我好,我向你保证,那些地方我以后尽量少去。而且你也可以放心,毕竟咱们叔侄一场我也不能真的让你白干,以后店里每个月都收入我都会拿出一成当作你的工钱。你看如何?”

事到如今李铁生能有什么意见,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面对如此不公的事情他也不敢据理力争:一来他害怕父母知道这件事后受不了打击,二来也害怕真要将李福安惹恼之后将自己给告上公堂。再有他也想了,就算只有一成的工钱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一年下来也能攒下不少银子,所以他便忍气吞声地答应下来,继续留在李福安身边做工。

这一天,李福安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了回来,还没有进屋就听见他兴高采烈地喊道:“铁生啊……铁生……我今天接了一笔大生意。”原来城中的一个姓赵的大户人家找到他,要他做一张“拔步床”,另外还有不少其他家具。

因为‘拔步床’的工艺十分复杂,而且工期还特别紧,所以东家给出的报酬也非常的高,只要二十天内能够完工,就给三百两银子作为报酬。

要知道三百两银子那可是店里一年的收入,就算自己只能拿到一成那就是三十两银子,有了这三十两银子足够在村里盖上几间房子了。

经过再三确认之后,李铁生便答应了下来,第二天一大早李铁生就带着工具来到了赵府做工。

经过和赵府下人们的交谈得知,赵府的男主人前些年因病过世,如今的赵府只剩下男主人的小妾柳氏和大小姐赵岚儿两个女人管理家中之事。

柳氏见到李铁生后,将自己的想法和要求跟他说了一遍,并且一再要求将床打造的牢固耐用才行。

李铁生为人本来就实诚,听完要求后嘿嘿一笑连忙说道:“夫人放心好了,小的向您保证,我做的床一定结实耐用。”不知为何,柳氏看到李铁生憨厚的笑容之后竟然脸红了起来,之后对李铁生说话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这一日,李铁生正在后院忙着干活,赵府的大小姐赵岚儿竟然突然来到后院找他。

“你就是家里请做‘拔步床’的木匠李师傅吗?怎么如此年轻?”赵岚儿看着李铁生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啊?手艺好坏不在年轻年长,只要喜欢并且肯专研此道,手艺自然会好。所以手艺的好坏和这个年龄没有什么关系。”李铁生不甘示弱地说道。

“既然你对自己的手艺如此有信心,那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吗?”赵岚儿话锋一转,突然说道。不等李铁生答应,就见赵岚儿从身后拿出一尊木制观音像,只不过观音像已经断成了两节。

“这个是我继母的心爱之物,今天不小心被我给摔到了地上,万一被继母发现了肯定饶不了我,李师傅既然心灵手巧,不知道能不能帮我照着这个样子重新做一个呀。”赵岚儿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说道。

李铁生听完之后从赵岚儿的手中接过断成两节的观音像,反反复复地看了好几遍后说道:“这个观音像乃是千手观音做工非常精湛,而且观音像四周还刻有许多的经文,光是雕刻千手观音就已经很难,再加上那些米粒大小的经文更是难上加难,这尊绝对不是出自普通人之手。你要是相信我就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研究研究,说不定我真的能够复刻出来。”

“我相信你,那这尊观音像就拜托你了,等你做好了后我请你吃好吃的。”赵岚开心地笑着说道。

经过十几天没日没夜的忙碌,李铁生终于将大部分东西全部打造完毕,除了还有一些收尾工作没做完,最多再有两天时间就可如期交工了。

不光如此就连赵岚儿拜托他做的那件千手观音像,昨天的时候他也交给了赵岚儿。

这天李铁生正在忙乎着收尾,忽然见柳氏手里端着一壶茶水走了进来,然后满脸笑意地看着他。

李铁生见柳氏进来,以为对方是来询问进度的便连忙说道:“夫人好,大部分家具已经做好了,就差一些收尾工作就完成了,最多再有两天时间就能全部完成。”

“我今天过来不是问你这些,这些家具本来就是自己家里用的,早一天晚一天都无所谓,这些天你也辛苦了,看你满头大汗的赶紧过来喝口茶,休息休息。”说着柳氏就将一杯清香扑鼻的茶水递了过来。

李铁生见状连忙将满是木屑的手在衣服上蹭了蹭接过茶杯说道:“谢谢夫人厚爱,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我看你年纪也不大,不知道家中可有妻儿?”柳氏随意地坐在了一张刚刚坐好的椅子上面问道。

“噗嗤……”听到这话,原本就有些紧张的李铁生直接将刚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喷了出去,不好意思地连忙回道:“夫人实不相瞒,在下自幼家境贫寒,所以至今都没有成家,谈何妻儿?”

柳氏一听,抿嘴一笑说道:“太好了,这段时间我也观察了你好久,发现你干活踏实能吃苦,而且为人和善。这几天我一直想着为你说上一门亲事,但是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开口才是。”

“太好了,感情是这样的好事呀!就是不知道夫人说的是哪家姑娘?对方会不会嫌弃我呀!”李铁生兴奋地问道。

“我家的大小姐岚儿你看如何?那日你也看到了,我们岚儿相貌出众,各方面的条件也非常不错,配你是绰绰有余。我们不求什么,只求给她找个老实本分,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柳氏见李铁生没有回答,继续说道:“你要是没有意见,我就可以替她做主,至于你父母那边我想他们不会拒绝的。但是我们有一个条件,就是你们成婚之后必须住在赵府,之后等你们有了孩子第一个男孩必须得姓赵,至于你的父母,你可以将他们接到赵府来照顾。 ”

一时间,李铁生被这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砸的有些发懵,辛福来的太突然了,这种机会错过就不会再有,他想都没想便答应了这门亲事。

李铁生做完工后,柳氏果然没有食言,按照之前说好的价钱付给他了三百两银子,并且让他回家准备准备,而且还约定好三日之后前来赵府拜堂成亲。

李铁生兴高采烈地回到店里将银子交给李福安后,并且将柳氏找他当上门女婿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

一听此事李福安也不顾上手中的银子了,连忙问道:“铁生侄儿,你刚才说的可是真的?”李福安知道,赵府曾经可是荆州城内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虽说赵老爷去世之后赵府大不如前,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道理他还是清楚的,而且现在的赵府只剩下两个女流之辈当家,就算是给赵府当上门女婿,将来也能荣华富贵享受一生。

看着李铁生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在李福安的嘴角一闪而过。李福安笑了笑说道:“既然再过几天你就要去赵府当姑爷了,那这几天你就不要出门干活了,好好在家准备准备。”

起先李铁生还担心叔叔会从中阻挠,毕竟自己离开之后就没有人能再为他干活挣钱了。没曾想叔叔知道后非但没有反对,反而如此地支持。

这让李铁生心中好受不少,虽说这个叔叔平日里有些尖酸刻薄,但终究还是自己的长辈,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如今父母不在身边,得到叔叔的认可也是可以。

三天的时间一晃就到了,按照当初与柳氏的约定,今日便是要去赵府与赵岚儿拜堂成亲的日子。

李铁生吃过早饭,刚收拾好东西正要打算出门的时候,就感觉脑袋一阵眩晕,紧接着两眼一黑便直接晕倒在地上没了知觉。

等到李铁生再次醒来时,发现已经到了晚间。李铁生心中咯噔一下,自己怎么会平白无故晕倒在地上呢?他看了看天色,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太久了,李铁生心中暗叫:“大事不好,赵府的人估计早就等急了。”他连忙爬了起来也顾不上身上的泥土,撒开脚步便朝着赵府的方向飞奔而去。

可是当李铁生赶到赵府的时候却发现,赵府门口的大门敞开,几个看门的家丁此时已经喝的酩酊大醉靠在门口的石柱旁呼呼大睡。

“难道赵府没有等自己拜堂就直接开席了吗?”李铁生带着疑问快步走进赵府。

当他来到庭院之后发现前来参加婚宴的宾客早已散去,如果不是看到满院的桌子上面狼藉一片,李铁生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就在他想着去找柳氏询问的时候,忽然听到后院传来几声古怪的叫声,其中有女人的尖叫声。

李铁生心中暗叫不好,他也不顾上许多,急忙寻着声音便跑了过去,只见面前的房屋外面贴着鲜红的喜字,看样子应该是婚房,就在这时那种叫声再次从房间内传出,伴随着还有男人的求饶声音。

李铁生用手指沾了一点口水,然后轻轻地在窗纸上面戳了一个洞,通过洞口往里一看,里面的场景吓得他差点就叫出了声。

只见屋内站着一个面容奇丑无比的女怪物,而那女怪物的面前有一个男人正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求饶,而赵岚儿则一脸惊恐地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好你个淫魔,竟然还想害人性命!”李铁生卯足了力气冲着屋内怒吼道。

屋内的女怪物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吼声吓得连忙后退数步,当她看清门外之人后,便怪叫几声作势就要冲过来。

“大小姐,赶快将木观音拿出来!”李铁生着急地冲着蜷缩在墙角的张岚儿吼道。

赵岚儿之前已经被吓愣了,刚才听到李铁生在叫喊自己的名字,回过神来的赵岚儿连忙从怀中掏出木观音,朝着女怪物就丢了过去。

只见‘千手观音’悬浮在半空之中,身上的经文也随之金光四射,女怪物趴在地上不停地扭动,嘴里还发出痛苦的嘶叫,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女怪物就化成一团黑气被‘千手观音’尽数吸入到了体内。

李铁生见淫魔被收服之后,立刻进入到房中,此时他才看清楚那个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求饶的男人竟然是自己叔叔李福安

原来,李铁生之所以会昏迷倒地误了拜堂的时辰,这一切其实都是李福安在背后搞的鬼。他见自己的侄子得到了赵家小姐的婚约后,原本就贪得无厌的他便动起了歪心思 ,他打算来个狸猫换太子趁着晚上看不出清楚,他装扮成李铁生的样子与赵岚儿拜堂成亲,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一切就成了定局。

可是让李福安万万没想到的是,拜堂成亲之后柳氏竟然突然来到了婚房,见到新郎官竟然不是李铁生之后便勃然大怒,原本美艳的柳氏瞬间就变成了恐怖的怪物。

那日赵岚儿拿着断裂的木观音去找李铁生,说是要为柳氏重新打造一尊木观音,其实目的就是想让李铁生帮忙将木观音给修复好了。

这个木观音其实是赵岚儿他们家的祖传之物,木观音里面原本关着一个淫魔,可惜有一次被她不小心给撞到了地上,摔成了两半,里面的女淫魔自然而然也被放了出来。

那个淫魔极其贪色,专门靠吸食男人的精元修炼,被放出来后就幻化成柳氏的样子伪装身份,后来又借着赵岚儿的模样吸引了好几个男人前来赵府成亲,结果无一例外都被它给吸光精元而死。

那日赵岚儿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找李铁生的,没想到李铁生竟然真的将木观音给修好了,于是赵岚儿就将木观音的秘密告诉了他。

原本李铁生和赵岚儿已经商量好了,就在大婚之日的时候趁其不备将淫魔给收了,没想到计划全被李福安给打乱了。

幸好李铁生赶来的及时,如果不是他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恐怕赵岚儿早就被吓晕了过去,到时候他们所有人估计都难逃一死。

经历过这件事后,李铁生带着赵岚儿一起将木观音送到白马寺,将其交给了寺庙里的方丈法师处理。

至于李福安经过那件事后整个人彻底是被吓成了傻子,好在李铁生为人善良,他没有忘恩负义不念亲情,尽管李福安一直把他当成挣钱的工具,但是李福安疯了之后,李铁生还是将他留在了自己身边照顾,不然已经成为疯子的他只能流落街头成为乞丐了。

李铁生和赵岚儿也正式结为夫妻,成婚之后小夫妻俩将两位老人也接到了赵府,从此一家人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