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我在上海当日伪汉奸的那些日子 > 第1377章 你的家人已经安全护送到老家

第1377章 你的家人已经安全护送到老家

“李主任,我是来给您送东亚商行的利润分红的。”马经理打开鼓鼓囊囊的牛皮公文包,倒出里面那一根根黄澄澄的金条。

李士群赶紧伸手拢了拢:“马经理,你好歹也报纸包几层呐。”

“是是是,财不外露。”马经理似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要说,张了张嘴,却只是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闲言碎语...

李士群清点好金条数量,打开保险柜往里一搁:“马经理这金条数目不对。”

“数目不对?”刚到嘴边的茶不由又放在红木雕花茶几上,马经理摸了摸脑门,小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好几圈,愣是没猜出李士群说这话的意思,情急之下辩解道:“不会吧,这金条比上次还多加了一根,只多不少...”

“我是说数目不对,但并不是说少了金条啊!”李士群一边说着话,一边从保险柜那堆金条里又随意地抽出一根,然后像扔垃圾一样扔在了茶几上,并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马经理见状,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嘴巴也开始不听使唤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我想见见苏市……苏兄……他……”

“怎么?想要贿赂我?”李士群的眼眸此刻更是深不见底,令人难以捉摸……

面对李士群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马经理一下子乱了方寸。

毕竟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心机深沉、老谋深算之人,实在不愿再继续和他绕圈子下去了,于是一咬牙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李主任,实不相瞒,当年我还在市政府工作的时候,苏兄曾经给予过我很多帮助,可以说是对我有恩。所以今天我只是单纯地想去探望一下他而已,如果真的不太方便的话……”

说到这里,马经理稍微停顿了一下,用眼角余光偷偷观察着李士群的脸色。

李士群伸出手,缓缓将桌上那根金条朝着马经理的方向推了过去。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这根金条当作是小弟孝敬给李主任您的。后会有期!”马经理连忙站起身来,朝李士群微微鞠了一躬,然后转身快步离开了房间...

李士群眉头紧皱,眼神凝视着窗户,阳光透过玻璃洒落在桌面上那根金条上,反射出耀眼光芒,似乎有些刺痛了他...

“张鲁,给我拦住他!”他低吼道,声音中透露出一丝焦虑。

门外的马经理听到这句话后,心中顿时慌乱如麻:完了,难道他们认为我与苏兄有关联吗?会不会把我当成他的同党抓走?

正当马经理陷入恐慌时,张鲁已经迅速做出反应,向手下发出命令,将马经理重新押送回到李士群的办公室里。

“主任……”张鲁看着李士群一直紧紧盯着马经理却始终沉默不语,误以为他是打算将马经理送进监狱,于是挥挥手,示意手下们立刻将马经理带走。

然而,就在这时,李士群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似乎想要缓解内心的压力...

“张鲁,你们先退下。”他缓缓开口。

张鲁领会到他的意图,连忙使了个眼色,几名特务随即松开了马经理。

“……我带你去见他。”李士群沉默片刻后,最终还是拿起那根金条,轻轻地塞进了马经理的公文包中:“我这个人是贪财好色,但还没有堕落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说完这些话之后,李士群站起身来,朝着门口走去,而马经理则紧跟其后,心情依旧忐忑不安...

马经理抱着牛皮公文包,想起是自己陷害苏文锡,心中有愧,下意识低了低头...

这让李士群以为他是害怕自己说的反话,超乎寻常挽着他胳膊笑道:“马经理,以后东亚贸易行,还要请你多多费心。你可是我的财神爷~”

马经理头点如捣蒜,跟在李士群身后进了七十六号的地下室监狱里。

他走在监狱那幽暗而阴森的过道上,脚步踉跄。

伴随着过道两端阵阵寒意袭来,两旁的墙壁似乎也在向他挤压过来,令他感到很是窒息和恐惧。

而那不时从审讯室里传出的犯人们凄厉至极惨叫声,则好似一把把锋利的刀子,刺进他的耳膜,让他心脏都几乎要跳出胸腔...

这些惨叫声或高亢刺耳、或低沉沙哑;

有时像恶鬼般狰狞可怖,有时又似野兽般疯狂咆哮。

它们交织在一起,似是形成了一曲令人毛骨悚然的交响乐,在整个监狱中回荡。

马经理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恐慌,他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地狱一般。

此刻,他多么希望能够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但背上却已是冷汗涔涔...

无奈之下,他只能咬紧牙关,继续硬着头皮跟在李士群身后前行,同时默默祈祷着这一切尽快结束……

“……怎么?害怕了?”李士群突然转身,眼神犀利地直视着他。

马经理心中一紧,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直到后背紧紧贴住了过道的墙壁。

“……把门打开。”李士群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示意身旁看守将眼前这道厚重的铁门开启。

随着门锁被扭动发出清脆的响声,铁门缓缓向内敞开,露出了里面阴暗潮湿的空间,这里便是专门用来关押苏文锡的单人监狱。

听到门外传来的“咣当”声,原本安静躺在破旧木床上的苏文锡,也只是微微侧了侧身体...

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正毫无生气盯着头顶上方的排气孔,那一束微弱的光线穿过尘埃照进牢房,仿佛是这个黑暗世界里唯一的一丝希望。

然而此刻的苏文锡早已心如死灰,对未来不抱任何期待,脸上满是绝望和无助...

“...苏兄,我来看你来了。”马经理目光落在眼前的苏文锡身上。

曾经意气风发的苏文锡此刻头顶着一头枯黄干燥的头发,面容憔悴不堪,眼神中透露出无尽哀伤与绝望。

马经理不禁涌起一股酸楚之感,眼眶瞬间湿润了。

站在铁门外的李士群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然后悄悄地后退到隔壁的观察室里,给他们留下单独相的空间...

苏文锡听到马经理的声音,身体猛地一颤,竟然神经质般回过头,他像一只受伤的野兽一样怒吼道:“滚!”

然而,马经理却装作没听见似的,拎着手中食盒,若无其事走到苏文锡身旁,将食盒盖子打开,将里面的酒菜摆了出来...

面对马经理的举动,苏文锡视若无睹,他怒火愈发旺盛。

他用手肘艰难支撑起身子,拖着脚下那双满是破洞的布鞋,怒气冲冲地冲向那张破木桌。

就在这时,马经理迅速伸出手臂,牢牢地拦住了苏文锡。

他嗓音低沉地说道:\"苏兄,你先别急,请听我说。你的家人,我已经安全地护送到了老家,他们现在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

听到这些话,苏文锡原本紧绷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他伸出的双手停留在半空中。

他眼中原本燃烧的怒火渐渐熄灭,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震惊和难以置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