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网游之剑刃舞者 > 第7974章,白锦堂

第7974章,白锦堂

结束了和周华的传讯之后,林铮斟酌了一番,而后便前往外伤科那边。言柳嫣虽然已经被自己治好了,但对外依然宣称还在医院调理中,所以目前还居住在外伤

科的病房中。

如今事发突然,自己想要行动,肯定得先和言柳嫣他们通通气才行,免得回头将他们也给打了个措手不及,把事情给弄得一团糟。病房外的守卫早就对林铮非常熟悉了,看到林铮到访了也没有阻拦一下,还很是恭敬地向林铮行礼问候了一番。进门之后,林铮很快便在客厅中看到了白素素和

白武,白武正在修炼,而白素素则在监督他,只要白武一有什么动静,白素素立马就是一击爆栗敲上去,疼得白武那是龇牙咧嘴的。

“老这么心不在焉的,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把七十二变给学好啊?!”

听到素素的训斥,白武立马张开眼睛就打算给自己辩解一下,结果眼睛一张开,这就看到了林铮那忍俊不禁的面孔,当时就惊喜地叫了起来:“师父!”

“啪!”白素素一巴掌就拍到了白武脑门上,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还师父!你以为这种小把戏能够糊弄得了我么?!”

白武怪叫一声,继而一脸委屈地叫道:“不是啦姐!真的是师父,师父来了!”

诶?

白素素表情一愣,完了猛地就是一回头,而后便迎上了林铮的笑脸,竟然真的是师父!

想到自己刚才的行为,素素不由得脸色一红,不过也就一下下,旋即便欣喜地起身来到林铮身边,“师父!您怎么过来了?”

林铮笑着朝素素磕了上去,说道:“师父我好歹也在太医院这边挂了个名,过来露个脸不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么?不过么,这次过来,也的确有点儿事情就是了。”话音刚落,言柳嫣便从房间中走了出来,而陪着她一同走出来的,还有一个剑眉星目的帅气中年,看上去和白武有八分相似,就是没有白武看着那么傻里傻气的

,反倒是显得很是威武的样子,想来这应该就是白武和素素的父亲了。看到林铮过来的言柳嫣,脸上也是充满了笑意,很是热情地迎上前便说道:“先生,欢迎欢迎!”说着便将身边的男人给拉到了近前,带着几分自得地介绍道:“

这便是拙夫白锦堂,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先生多多关照!”林铮哑然一笑,“夫人这话就见外了,不管是素素和小武这层关系,还是老言那层关系,咱们都没必要这么客套的!”完了便向白锦堂伸出手笑道:“你好白先生

,听夫人在我面前炫耀过不少次,今天总算是见到了你本人!”

白锦堂豪迈地一笑,握住林铮的手便笑道:“我才是久仰大名呢林老师,孩子们能拜在先生门下,真是三生有幸了!”

一番客套寒暄之后,众人便在客厅中坐下,才刚坐稳,白锦堂便说道:“林老师来的甚是及时,我们这边也打算抽空联系您一下。”

“是关于苍华的皇位之争么?”

林铮这话一出来,白锦堂夫妇便有些诧异,见状,林铮便笑道:“我手底下有个喜欢到处打听消息的小弟,这是他打听到的消息,也没多久,才刚打听到的。”

“老师这兄弟还真是好本事!”白锦堂颇为感慨,“竟然连这等机密的消息都能打探到。”机密吗?林铮想到周华打听到消息的途径,心下顿时便一阵无语,要说机密的话,这种事情绝对是相当的机密,但奈何对方有个猪队友,这种机密竟然也能告诉

一个口无遮拦的婆娘。本来林铮有点儿想要将消息的来源告知白锦堂他们的冲动,但担心对他们的打击太大,想想还是算了,继而点点头便说道:“他别的本事不行,也就这打探消息方

面很有一手了。”

“那也非常了不起了!”说着白锦堂便兴致勃勃了起来,“不知道老师回头能不能将这位兄弟介绍一下呢?这样优秀的人才,可不能给埋没了。”以白家的体量,周华家在其面前,简直不入流,如果周华能够到白家干事儿,倒也算得上是光宗耀祖了!而且都是自己人,白家也肯定不会亏待周华就是了,当

即林铮哑然一笑便道:“行!回头有机会我就介绍一下你们认识,至于说他愿不愿意到你们那干活,那就看他自己的意思了。”

“哈哈!那就多谢先生了!”白锦堂正因为有机会招揽到一个人才而高兴呢,身边的言柳嫣却是没好气地咳嗽了一声,瞪了这不务正业的男人一眼后,言柳嫣这才对林铮说道:“既然先生已经

知道了这件事情,却不知道先生有什么打算呢?”

“我这次过来,就是要和你们说这件事情的!”说着,林铮的表情也是认真了起来,而后便将自己的打算,给言柳嫣他们讲述清楚。听完之后,言柳嫣夫妇眉头不由一阵紧锁,片刻,白锦堂说道:“我们现在的筹划都还没有做好,要是这时候忽然让瑶瑶殿下上位的话,对后续的规划发展来说,将会增加不少的麻烦!所以,我想问下老师,能不能先让纪淑童公主登基,后续我们再从她那里拿回皇位?反正我们有苍王殿下在,拿回皇位对我们来说,并不

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但林铮听完却是一阵摇头,“绝对不行!这并不是困难不困难的事情,而是关系到皇朝气运的延续!”

“皇朝气运?”

在白锦堂有些惊诧的目光中,林铮缓缓点了点头,“纪淑童就快要生产了,这消息你们知道了吧?”

“什么?!”白锦堂夫妇一阵惊愕,就连白素素和白武也都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前不见才刚见过淑童公主的!”白素素惊讶地说道,“那时候她看上去完全也没有一点儿怀孕的迹象啊?怎么这么突然的就说她要生产了呢?”

“关于她怀孕了的消息,我倒是收到了一些消息。”言柳嫣说道,但眼中却还满是惊诧之色,“只是我没有想到的事,她竟然会这么快就要生产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师父?”白武一脸的懵圈,“我怎么没听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情况呢?”

这话音落,一家子和林铮便都无奈地朝白武望了过去,很是整齐地叹息一声后,这就在在白武瞪眼中收回目光。林铮拿出了生死簿,说道:“赵铭在生死簿上的信息,被阻隔了,本来我以为是他得到了什么宝物,但刚才我查看了一下纪淑童的信息后却发现,她的信息,同样被阻隔了!如此一来,我便不得不猜测,纪淑童所怀着的,恐怕也是一个气运之子!以气运之子的特殊性,的确有可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快要生产下来的

。”

“这……说到底也只是老师您的猜测而已不是么?”“就算是猜测出来的话,也已经足够了!”林铮认真地说道,“我们不能去赌其中的可能性,只能将其当做既定的事实,因为一旦我们不作为,让纪淑童成为皇帝,那么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拥有了继承皇位的合法权利!那个孩子如果是普通的孩子那还好,一旦乃是气运之子,那么苍华的国家气运便会因此而遭到入侵,

届时,就算让瑶瑶成为女皇,也已经于事无补了!”听完林铮这番话,白家一家子,也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白锦堂这就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林老师!您放心,稍后我们便开始行动,虽然

仓促了一些,但也比什么都没有准备强多了!”

“有劳你们了,情况紧迫,我也知道肯定不能做到完美,总之我们都努力吧!”

说完林铮眉头就是一挑,见状,素素立马便问道:“师父,您还有其他的事情么?”

林铮微微一顿,继而点了点头,“是关于苏秦两家的。”

“苏秦两家么?”言柳嫣露出好奇之色,“这两家有什么事情么?”“我那个兄弟刚才打听到一则不是很好的消息,据说苏秦两家似乎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让苏秦两家不得不对其言听计从,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相关的事

情呢?”“竟然还有这种事!”言柳嫣很是吃惊,旋即目光便迅速地落到白锦堂身上,她毕竟还待在医院这边,外界的很多消息,她都没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这种事情,还

得听听自家男人的才行。

“老白,这事情属实么?”白锦堂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暗地里我向他们两家打探过口风,但他们似乎因为什么禁忌,无法向我透露

真实的情报,但毋庸置疑的是,现在的苏秦两家,的确已经落入了赵家的掌握之中。”

“怎么会这样?!”白素素和白武不由自主地惊呼了起来,“又是赵铭那个混蛋耍的阴谋诡计么?”

“不知道!”白锦堂一阵摇头,“就算九成九就是他干的,我也还是不知道!真相被封锁得太过严密了,我们根本无从得知!”“这下麻烦了!”言柳嫣忧心忡忡了起来,“如果不能解除苏秦两家的限制,那我们便需要面对多出来的两个强大的对手!”

知道了这件事情,却不知道先生有什么打算呢?”

“我这次过来,就是要和你们说这件事情的!”说着,林铮的表情也是认真了起来,而后便将自己的打算,给言柳嫣他们讲述清楚。听完之后,言柳嫣夫妇眉头不由一阵紧锁,片刻,白锦堂说道:“我们现在的筹划都还没有做好,要是这时候忽然让瑶瑶殿下上位的话,对后续的规划发展来说,将会增加不少的麻烦!所以,我想问下老师,能不能先让纪淑童公主登基,后续我们再从她那里拿回皇位?反正我们有苍王殿下在,拿回皇位对我们来说,并不

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但林铮听完却是一阵摇头,“绝对不行!这并不是困难不困难的事情,而是关系到皇朝气运的延续!”

“皇朝气运?”

在白锦堂有些惊诧的目光中,林铮缓缓点了点头,“纪淑童就快要生产了,这消息你们知道了吧?”

“什么?!”白锦堂夫妇一阵惊愕,就连白素素和白武也都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前不见才刚见过淑童公主的!”白素素惊讶地说道,“那时候她看上去完全也没有一点儿怀孕的迹象啊?怎么这么突然的就说她要生产了呢?”

“关于她怀孕了的消息,我倒是收到了一些消息。”言柳嫣说道,但眼中却还满是惊诧之色,“只是我没有想到的事,她竟然会这么快就要生产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师父?”白武一脸的懵圈,“我怎么没听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情况呢?”

这话音落,一家子和林铮便都无奈地朝白武望了过去,很是整齐地叹息一声后,这就在在白武瞪眼中收回目光。林铮拿出了生死簿,说道:“赵铭在生死簿上的信息,被阻隔了,本来我以为是他得到了什么宝物,但刚才我查看了一下纪淑童的信息后却发现,她的信息,同样被阻隔了!如此一来,我便不得不猜测,纪淑童所怀着的,恐怕也是一个气运之子!以气运之子的特殊性,的确有可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快要生产下来的

。”

“这……说到底也只是老师您的猜测而已不是么?”“就算是猜测出来的话,也已经足够了!”林铮认真地说道,“我们不能去赌其中的可能性,只能将其当做既定的事实,因为一旦我们不作为,让纪淑童成为皇帝,那么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拥有了继承皇位的合法权利!那个孩子如果是普通的孩子那还好,一旦乃是气运之子,那么苍华的国家气运便会因此而遭到入侵,

届时,就算让瑶瑶成为女皇,也已经于事无补了!”听完林铮这番话,白家一家子,也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白锦堂这就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林老师!您放心,稍后我们便开始行动,虽然

仓促了一些,但也比什么都没有准备强多了!”

“有劳你们了,情况紧迫,我也知道肯定不能做到完美,总之我们都努力吧!”

说完林铮眉头就是一挑,见状,素素立马便问道:“师父,您还有其他的事情么?”

林铮微微一顿,继而点了点头,“是关于苏秦两家的。”

“苏秦两家么?”言柳嫣露出好奇之色,“这两家有什么事情么?”“我那个兄弟刚才打听到一则不是很好的消息,据说苏秦两家似乎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让苏秦两家不得不对其言听计从,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相关的事

情呢?”“竟然还有这种事!”言柳嫣很是吃惊,旋即目光便迅速地落到白锦堂身上,她毕竟还待在医院这边,外界的很多消息,她都没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这种事情,还

得听听自家男人的才行。

“老白,这事情属实么?”白锦堂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暗地里我向他们两家打探过口风,但他们似乎因为什么禁忌,无法向我透露

真实的情报,但毋庸置疑的是,现在的苏秦两家,的确已经落入了赵家的掌握之中。”

“怎么会这样?!”白素素和白武不由自主地惊呼了起来,“又是赵铭那个混蛋耍的阴谋诡计么?”

“不知道!”白锦堂一阵摇头,“就算九成九就是他干的,我也还是不知道!真相被封锁得太过严密了,我们根本无从得知!”“这下麻烦了!”言柳嫣忧心忡忡了起来,“如果不能解除苏秦两家的限制,那我们便需要面对多出来的两个强大的对手!”

知道了这件事情,却不知道先生有什么打算呢?”

“我这次过来,就是要和你们说这件事情的!”说着,林铮的表情也是认真了起来,而后便将自己的打算,给言柳嫣他们讲述清楚。听完之后,言柳嫣夫妇眉头不由一阵紧锁,片刻,白锦堂说道:“我们现在的筹划都还没有做好,要是这时候忽然让瑶瑶殿下上位的话,对后续的规划发展来说,将会增加不少的麻烦!所以,我想问下老师,能不能先让纪淑童公主登基,后续我们再从她那里拿回皇位?反正我们有苍王殿下在,拿回皇位对我们来说,并不

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但林铮听完却是一阵摇头,“绝对不行!这并不是困难不困难的事情,而是关系到皇朝气运的延续!”

“皇朝气运?”

在白锦堂有些惊诧的目光中,林铮缓缓点了点头,“纪淑童就快要生产了,这消息你们知道了吧?”

“什么?!”白锦堂夫妇一阵惊愕,就连白素素和白武也都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前不见才刚见过淑童公主的!”白素素惊讶地说道,“那时候她看上去完全也没有一点儿怀孕的迹象啊?怎么这么突然的就说她要生产了呢?”

“关于她怀孕了的消息,我倒是收到了一些消息。”言柳嫣说道,但眼中却还满是惊诧之色,“只是我没有想到的事,她竟然会这么快就要生产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师父?”白武一脸的懵圈,“我怎么没听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情况呢?”

这话音落,一家子和林铮便都无奈地朝白武望了过去,很是整齐地叹息一声后,这就在在白武瞪眼中收回目光。林铮拿出了生死簿,说道:“赵铭在生死簿上的信息,被阻隔了,本来我以为是他得到了什么宝物,但刚才我查看了一下纪淑童的信息后却发现,她的信息,同样被阻隔了!如此一来,我便不得不猜测,纪淑童所怀着的,恐怕也是一个气运之子!以气运之子的特殊性,的确有可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快要生产下来的

。”

“这……说到底也只是老师您的猜测而已不是么?”“就算是猜测出来的话,也已经足够了!”林铮认真地说道,“我们不能去赌其中的可能性,只能将其当做既定的事实,因为一旦我们不作为,让纪淑童成为皇帝,那么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拥有了继承皇位的合法权利!那个孩子如果是普通的孩子那还好,一旦乃是气运之子,那么苍华的国家气运便会因此而遭到入侵,

届时,就算让瑶瑶成为女皇,也已经于事无补了!”听完林铮这番话,白家一家子,也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白锦堂这就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林老师!您放心,稍后我们便开始行动,虽然

仓促了一些,但也比什么都没有准备强多了!”

“有劳你们了,情况紧迫,我也知道肯定不能做到完美,总之我们都努力吧!”

说完林铮眉头就是一挑,见状,素素立马便问道:“师父,您还有其他的事情么?”

林铮微微一顿,继而点了点头,“是关于苏秦两家的。”

“苏秦两家么?”言柳嫣露出好奇之色,“这两家有什么事情么?”“我那个兄弟刚才打听到一则不是很好的消息,据说苏秦两家似乎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让苏秦两家不得不对其言听计从,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相关的事

情呢?”“竟然还有这种事!”言柳嫣很是吃惊,旋即目光便迅速地落到白锦堂身上,她毕竟还待在医院这边,外界的很多消息,她都没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这种事情,还

得听听自家男人的才行。

“老白,这事情属实么?”白锦堂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暗地里我向他们两家打探过口风,但他们似乎因为什么禁忌,无法向我透露

真实的情报,但毋庸置疑的是,现在的苏秦两家,的确已经落入了赵家的掌握之中。”

“怎么会这样?!”白素素和白武不由自主地惊呼了起来,“又是赵铭那个混蛋耍的阴谋诡计么?”

“不知道!”白锦堂一阵摇头,“就算九成九就是他干的,我也还是不知道!真相被封锁得太过严密了,我们根本无从得知!”“这下麻烦了!”言柳嫣忧心忡忡了起来,“如果不能解除苏秦两家的限制,那我们便需要面对多出来的两个强大的对手!”

知道了这件事情,却不知道先生有什么打算呢?”

“我这次过来,就是要和你们说这件事情的!”说着,林铮的表情也是认真了起来,而后便将自己的打算,给言柳嫣他们讲述清楚。听完之后,言柳嫣夫妇眉头不由一阵紧锁,片刻,白锦堂说道:“我们现在的筹划都还没有做好,要是这时候忽然让瑶瑶殿下上位的话,对后续的规划发展来说,将会增加不少的麻烦!所以,我想问下老师,能不能先让纪淑童公主登基,后续我们再从她那里拿回皇位?反正我们有苍王殿下在,拿回皇位对我们来说,并不

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但林铮听完却是一阵摇头,“绝对不行!这并不是困难不困难的事情,而是关系到皇朝气运的延续!”

“皇朝气运?”

在白锦堂有些惊诧的目光中,林铮缓缓点了点头,“纪淑童就快要生产了,这消息你们知道了吧?”

“什么?!”白锦堂夫妇一阵惊愕,就连白素素和白武也都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前不见才刚见过淑童公主的!”白素素惊讶地说道,“那时候她看上去完全也没有一点儿怀孕的迹象啊?怎么这么突然的就说她要生产了呢?”

“关于她怀孕了的消息,我倒是收到了一些消息。”言柳嫣说道,但眼中却还满是惊诧之色,“只是我没有想到的事,她竟然会这么快就要生产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师父?”白武一脸的懵圈,“我怎么没听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情况呢?”

这话音落,一家子和林铮便都无奈地朝白武望了过去,很是整齐地叹息一声后,这就在在白武瞪眼中收回目光。林铮拿出了生死簿,说道:“赵铭在生死簿上的信息,被阻隔了,本来我以为是他得到了什么宝物,但刚才我查看了一下纪淑童的信息后却发现,她的信息,同样被阻隔了!如此一来,我便不得不猜测,纪淑童所怀着的,恐怕也是一个气运之子!以气运之子的特殊性,的确有可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快要生产下来的

。”

“这……说到底也只是老师您的猜测而已不是么?”“就算是猜测出来的话,也已经足够了!”林铮认真地说道,“我们不能去赌其中的可能性,只能将其当做既定的事实,因为一旦我们不作为,让纪淑童成为皇帝,那么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拥有了继承皇位的合法权利!那个孩子如果是普通的孩子那还好,一旦乃是气运之子,那么苍华的国家气运便会因此而遭到入侵,

届时,就算让瑶瑶成为女皇,也已经于事无补了!”听完林铮这番话,白家一家子,也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白锦堂这就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林老师!您放心,稍后我们便开始行动,虽然

仓促了一些,但也比什么都没有准备强多了!”

“有劳你们了,情况紧迫,我也知道肯定不能做到完美,总之我们都努力吧!”

说完林铮眉头就是一挑,见状,素素立马便问道:“师父,您还有其他的事情么?”

林铮微微一顿,继而点了点头,“是关于苏秦两家的。”

“苏秦两家么?”言柳嫣露出好奇之色,“这两家有什么事情么?”“我那个兄弟刚才打听到一则不是很好的消息,据说苏秦两家似乎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让苏秦两家不得不对其言听计从,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相关的事

情呢?”“竟然还有这种事!”言柳嫣很是吃惊,旋即目光便迅速地落到白锦堂身上,她毕竟还待在医院这边,外界的很多消息,她都没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这种事情,还

得听听自家男人的才行。

“老白,这事情属实么?”白锦堂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暗地里我向他们两家打探过口风,但他们似乎因为什么禁忌,无法向我透露

真实的情报,但毋庸置疑的是,现在的苏秦两家,的确已经落入了赵家的掌握之中。”

“怎么会这样?!”白素素和白武不由自主地惊呼了起来,“又是赵铭那个混蛋耍的阴谋诡计么?”

“不知道!”白锦堂一阵摇头,“就算九成九就是他干的,我也还是不知道!真相被封锁得太过严密了,我们根本无从得知!”“这下麻烦了!”言柳嫣忧心忡忡了起来,“如果不能解除苏秦两家的限制,那我们便需要面对多出来的两个强大的对手!”

知道了这件事情,却不知道先生有什么打算呢?”

“我这次过来,就是要和你们说这件事情的!”说着,林铮的表情也是认真了起来,而后便将自己的打算,给言柳嫣他们讲述清楚。听完之后,言柳嫣夫妇眉头不由一阵紧锁,片刻,白锦堂说道:“我们现在的筹划都还没有做好,要是这时候忽然让瑶瑶殿下上位的话,对后续的规划发展来说,将会增加不少的麻烦!所以,我想问下老师,能不能先让纪淑童公主登基,后续我们再从她那里拿回皇位?反正我们有苍王殿下在,拿回皇位对我们来说,并不

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但林铮听完却是一阵摇头,“绝对不行!这并不是困难不困难的事情,而是关系到皇朝气运的延续!”

“皇朝气运?”

在白锦堂有些惊诧的目光中,林铮缓缓点了点头,“纪淑童就快要生产了,这消息你们知道了吧?”

“什么?!”白锦堂夫妇一阵惊愕,就连白素素和白武也都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前不见才刚见过淑童公主的!”白素素惊讶地说道,“那时候她看上去完全也没有一点儿怀孕的迹象啊?怎么这么突然的就说她要生产了呢?”

“关于她怀孕了的消息,我倒是收到了一些消息。”言柳嫣说道,但眼中却还满是惊诧之色,“只是我没有想到的事,她竟然会这么快就要生产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师父?”白武一脸的懵圈,“我怎么没听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情况呢?”

这话音落,一家子和林铮便都无奈地朝白武望了过去,很是整齐地叹息一声后,这就在在白武瞪眼中收回目光。林铮拿出了生死簿,说道:“赵铭在生死簿上的信息,被阻隔了,本来我以为是他得到了什么宝物,但刚才我查看了一下纪淑童的信息后却发现,她的信息,同样被阻隔了!如此一来,我便不得不猜测,纪淑童所怀着的,恐怕也是一个气运之子!以气运之子的特殊性,的确有可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快要生产下来的

。”

“这……说到底也只是老师您的猜测而已不是么?”“就算是猜测出来的话,也已经足够了!”林铮认真地说道,“我们不能去赌其中的可能性,只能将其当做既定的事实,因为一旦我们不作为,让纪淑童成为皇帝,那么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拥有了继承皇位的合法权利!那个孩子如果是普通的孩子那还好,一旦乃是气运之子,那么苍华的国家气运便会因此而遭到入侵,

届时,就算让瑶瑶成为女皇,也已经于事无补了!”听完林铮这番话,白家一家子,也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白锦堂这就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林老师!您放心,稍后我们便开始行动,虽然

仓促了一些,但也比什么都没有准备强多了!”

“有劳你们了,情况紧迫,我也知道肯定不能做到完美,总之我们都努力吧!”

说完林铮眉头就是一挑,见状,素素立马便问道:“师父,您还有其他的事情么?”

林铮微微一顿,继而点了点头,“是关于苏秦两家的。”

“苏秦两家么?”言柳嫣露出好奇之色,“这两家有什么事情么?”“我那个兄弟刚才打听到一则不是很好的消息,据说苏秦两家似乎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让苏秦两家不得不对其言听计从,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相关的事

情呢?”“竟然还有这种事!”言柳嫣很是吃惊,旋即目光便迅速地落到白锦堂身上,她毕竟还待在医院这边,外界的很多消息,她都没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这种事情,还

得听听自家男人的才行。

“老白,这事情属实么?”白锦堂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暗地里我向他们两家打探过口风,但他们似乎因为什么禁忌,无法向我透露

真实的情报,但毋庸置疑的是,现在的苏秦两家,的确已经落入了赵家的掌握之中。”

“怎么会这样?!”白素素和白武不由自主地惊呼了起来,“又是赵铭那个混蛋耍的阴谋诡计么?”

“不知道!”白锦堂一阵摇头,“就算九成九就是他干的,我也还是不知道!真相被封锁得太过严密了,我们根本无从得知!”“这下麻烦了!”言柳嫣忧心忡忡了起来,“如果不能解除苏秦两家的限制,那我们便需要面对多出来的两个强大的对手!”

知道了这件事情,却不知道先生有什么打算呢?”

“我这次过来,就是要和你们说这件事情的!”说着,林铮的表情也是认真了起来,而后便将自己的打算,给言柳嫣他们讲述清楚。听完之后,言柳嫣夫妇眉头不由一阵紧锁,片刻,白锦堂说道:“我们现在的筹划都还没有做好,要是这时候忽然让瑶瑶殿下上位的话,对后续的规划发展来说,将会增加不少的麻烦!所以,我想问下老师,能不能先让纪淑童公主登基,后续我们再从她那里拿回皇位?反正我们有苍王殿下在,拿回皇位对我们来说,并不

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但林铮听完却是一阵摇头,“绝对不行!这并不是困难不困难的事情,而是关系到皇朝气运的延续!”

“皇朝气运?”

在白锦堂有些惊诧的目光中,林铮缓缓点了点头,“纪淑童就快要生产了,这消息你们知道了吧?”

“什么?!”白锦堂夫妇一阵惊愕,就连白素素和白武也都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前不见才刚见过淑童公主的!”白素素惊讶地说道,“那时候她看上去完全也没有一点儿怀孕的迹象啊?怎么这么突然的就说她要生产了呢?”

“关于她怀孕了的消息,我倒是收到了一些消息。”言柳嫣说道,但眼中却还满是惊诧之色,“只是我没有想到的事,她竟然会这么快就要生产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师父?”白武一脸的懵圈,“我怎么没听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情况呢?”

这话音落,一家子和林铮便都无奈地朝白武望了过去,很是整齐地叹息一声后,这就在在白武瞪眼中收回目光。林铮拿出了生死簿,说道:“赵铭在生死簿上的信息,被阻隔了,本来我以为是他得到了什么宝物,但刚才我查看了一下纪淑童的信息后却发现,她的信息,同样被阻隔了!如此一来,我便不得不猜测,纪淑童所怀着的,恐怕也是一个气运之子!以气运之子的特殊性,的确有可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快要生产下来的

。”

“这……说到底也只是老师您的猜测而已不是么?”“就算是猜测出来的话,也已经足够了!”林铮认真地说道,“我们不能去赌其中的可能性,只能将其当做既定的事实,因为一旦我们不作为,让纪淑童成为皇帝,那么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拥有了继承皇位的合法权利!那个孩子如果是普通的孩子那还好,一旦乃是气运之子,那么苍华的国家气运便会因此而遭到入侵,

届时,就算让瑶瑶成为女皇,也已经于事无补了!”听完林铮这番话,白家一家子,也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白锦堂这就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林老师!您放心,稍后我们便开始行动,虽然

仓促了一些,但也比什么都没有准备强多了!”

“有劳你们了,情况紧迫,我也知道肯定不能做到完美,总之我们都努力吧!”

说完林铮眉头就是一挑,见状,素素立马便问道:“师父,您还有其他的事情么?”

林铮微微一顿,继而点了点头,“是关于苏秦两家的。”

“苏秦两家么?”言柳嫣露出好奇之色,“这两家有什么事情么?”“我那个兄弟刚才打听到一则不是很好的消息,据说苏秦两家似乎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让苏秦两家不得不对其言听计从,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相关的事

情呢?”“竟然还有这种事!”言柳嫣很是吃惊,旋即目光便迅速地落到白锦堂身上,她毕竟还待在医院这边,外界的很多消息,她都没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这种事情,还

得听听自家男人的才行。

“老白,这事情属实么?”白锦堂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暗地里我向他们两家打探过口风,但他们似乎因为什么禁忌,无法向我透露

真实的情报,但毋庸置疑的是,现在的苏秦两家,的确已经落入了赵家的掌握之中。”

“怎么会这样?!”白素素和白武不由自主地惊呼了起来,“又是赵铭那个混蛋耍的阴谋诡计么?”

“不知道!”白锦堂一阵摇头,“就算九成九就是他干的,我也还是不知道!真相被封锁得太过严密了,我们根本无从得知!”“这下麻烦了!”言柳嫣忧心忡忡了起来,“如果不能解除苏秦两家的限制,那我们便需要面对多出来的两个强大的对手!”

知道了这件事情,却不知道先生有什么打算呢?”

“我这次过来,就是要和你们说这件事情的!”说着,林铮的表情也是认真了起来,而后便将自己的打算,给言柳嫣他们讲述清楚。听完之后,言柳嫣夫妇眉头不由一阵紧锁,片刻,白锦堂说道:“我们现在的筹划都还没有做好,要是这时候忽然让瑶瑶殿下上位的话,对后续的规划发展来说,将会增加不少的麻烦!所以,我想问下老师,能不能先让纪淑童公主登基,后续我们再从她那里拿回皇位?反正我们有苍王殿下在,拿回皇位对我们来说,并不

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但林铮听完却是一阵摇头,“绝对不行!这并不是困难不困难的事情,而是关系到皇朝气运的延续!”

“皇朝气运?”

在白锦堂有些惊诧的目光中,林铮缓缓点了点头,“纪淑童就快要生产了,这消息你们知道了吧?”

“什么?!”白锦堂夫妇一阵惊愕,就连白素素和白武也都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前不见才刚见过淑童公主的!”白素素惊讶地说道,“那时候她看上去完全也没有一点儿怀孕的迹象啊?怎么这么突然的就说她要生产了呢?”

“关于她怀孕了的消息,我倒是收到了一些消息。”言柳嫣说道,但眼中却还满是惊诧之色,“只是我没有想到的事,她竟然会这么快就要生产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师父?”白武一脸的懵圈,“我怎么没听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情况呢?”

这话音落,一家子和林铮便都无奈地朝白武望了过去,很是整齐地叹息一声后,这就在在白武瞪眼中收回目光。林铮拿出了生死簿,说道:“赵铭在生死簿上的信息,被阻隔了,本来我以为是他得到了什么宝物,但刚才我查看了一下纪淑童的信息后却发现,她的信息,同样被阻隔了!如此一来,我便不得不猜测,纪淑童所怀着的,恐怕也是一个气运之子!以气运之子的特殊性,的确有可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快要生产下来的

。”

“这……说到底也只是老师您的猜测而已不是么?”“就算是猜测出来的话,也已经足够了!”林铮认真地说道,“我们不能去赌其中的可能性,只能将其当做既定的事实,因为一旦我们不作为,让纪淑童成为皇帝,那么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拥有了继承皇位的合法权利!那个孩子如果是普通的孩子那还好,一旦乃是气运之子,那么苍华的国家气运便会因此而遭到入侵,

届时,就算让瑶瑶成为女皇,也已经于事无补了!”听完林铮这番话,白家一家子,也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白锦堂这就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林老师!您放心,稍后我们便开始行动,虽然

仓促了一些,但也比什么都没有准备强多了!”

“有劳你们了,情况紧迫,我也知道肯定不能做到完美,总之我们都努力吧!”

说完林铮眉头就是一挑,见状,素素立马便问道:“师父,您还有其他的事情么?”

林铮微微一顿,继而点了点头,“是关于苏秦两家的。”

“苏秦两家么?”言柳嫣露出好奇之色,“这两家有什么事情么?”“我那个兄弟刚才打听到一则不是很好的消息,据说苏秦两家似乎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让苏秦两家不得不对其言听计从,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相关的事

情呢?”“竟然还有这种事!”言柳嫣很是吃惊,旋即目光便迅速地落到白锦堂身上,她毕竟还待在医院这边,外界的很多消息,她都没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这种事情,还

得听听自家男人的才行。

“老白,这事情属实么?”白锦堂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暗地里我向他们两家打探过口风,但他们似乎因为什么禁忌,无法向我透露

真实的情报,但毋庸置疑的是,现在的苏秦两家,的确已经落入了赵家的掌握之中。”

“怎么会这样?!”白素素和白武不由自主地惊呼了起来,“又是赵铭那个混蛋耍的阴谋诡计么?”

“不知道!”白锦堂一阵摇头,“就算九成九就是他干的,我也还是不知道!真相被封锁得太过严密了,我们根本无从得知!”“这下麻烦了!”言柳嫣忧心忡忡了起来,“如果不能解除苏秦两家的限制,那我们便需要面对多出来的两个强大的对手!”

知道了这件事情,却不知道先生有什么打算呢?”

“我这次过来,就是要和你们说这件事情的!”说着,林铮的表情也是认真了起来,而后便将自己的打算,给言柳嫣他们讲述清楚。听完之后,言柳嫣夫妇眉头不由一阵紧锁,片刻,白锦堂说道:“我们现在的筹划都还没有做好,要是这时候忽然让瑶瑶殿下上位的话,对后续的规划发展来说,将会增加不少的麻烦!所以,我想问下老师,能不能先让纪淑童公主登基,后续我们再从她那里拿回皇位?反正我们有苍王殿下在,拿回皇位对我们来说,并不

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但林铮听完却是一阵摇头,“绝对不行!这并不是困难不困难的事情,而是关系到皇朝气运的延续!”

“皇朝气运?”

在白锦堂有些惊诧的目光中,林铮缓缓点了点头,“纪淑童就快要生产了,这消息你们知道了吧?”

“什么?!”白锦堂夫妇一阵惊愕,就连白素素和白武也都不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前不见才刚见过淑童公主的!”白素素惊讶地说道,“那时候她看上去完全也没有一点儿怀孕的迹象啊?怎么这么突然的就说她要生产了呢?”

“关于她怀孕了的消息,我倒是收到了一些消息。”言柳嫣说道,但眼中却还满是惊诧之色,“只是我没有想到的事,她竟然会这么快就要生产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师父?”白武一脸的懵圈,“我怎么没听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情况呢?”

这话音落,一家子和林铮便都无奈地朝白武望了过去,很是整齐地叹息一声后,这就在在白武瞪眼中收回目光。林铮拿出了生死簿,说道:“赵铭在生死簿上的信息,被阻隔了,本来我以为是他得到了什么宝物,但刚才我查看了一下纪淑童的信息后却发现,她的信息,同样被阻隔了!如此一来,我便不得不猜测,纪淑童所怀着的,恐怕也是一个气运之子!以气运之子的特殊性,的确有可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快要生产下来的

。”

“这……说到底也只是老师您的猜测而已不是么?”“就算是猜测出来的话,也已经足够了!”林铮认真地说道,“我们不能去赌其中的可能性,只能将其当做既定的事实,因为一旦我们不作为,让纪淑童成为皇帝,那么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就拥有了继承皇位的合法权利!那个孩子如果是普通的孩子那还好,一旦乃是气运之子,那么苍华的国家气运便会因此而遭到入侵,

届时,就算让瑶瑶成为女皇,也已经于事无补了!”听完林铮这番话,白家一家子,也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白锦堂这就严肃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林老师!您放心,稍后我们便开始行动,虽然

仓促了一些,但也比什么都没有准备强多了!”

“有劳你们了,情况紧迫,我也知道肯定不能做到完美,总之我们都努力吧!”

说完林铮眉头就是一挑,见状,素素立马便问道:“师父,您还有其他的事情么?”

林铮微微一顿,继而点了点头,“是关于苏秦两家的。”

“苏秦两家么?”言柳嫣露出好奇之色,“这两家有什么事情么?”“我那个兄弟刚才打听到一则不是很好的消息,据说苏秦两家似乎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让苏秦两家不得不对其言听计从,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相关的事

情呢?”“竟然还有这种事!”言柳嫣很是吃惊,旋即目光便迅速地落到白锦堂身上,她毕竟还待在医院这边,外界的很多消息,她都没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这种事情,还

得听听自家男人的才行。

“老白,这事情属实么?”白锦堂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暗地里我向他们两家打探过口风,但他们似乎因为什么禁忌,无法向我透露

真实的情报,但毋庸置疑的是,现在的苏秦两家,的确已经落入了赵家的掌握之中。”

“怎么会这样?!”白素素和白武不由自主地惊呼了起来,“又是赵铭那个混蛋耍的阴谋诡计么?”

“不知道!”白锦堂一阵摇头,“就算九成九就是他干的,我也还是不知道!真相被封锁得太过严密了,我们根本无从得知!”“这下麻烦了!”言柳嫣忧心忡忡了起来,“如果不能解除苏秦两家的限制,那我们便需要面对多出来的两个强大的对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