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创世血瞳 > 第452章 直到家了

第452章 直到家了

轩辕秩成回到自己家后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也是带着一身酒气回来。

同时,这个时辰也很晚了,他家里人差点就没有放他进门,还是夏凡替他求情,不然轩辕秩成今天就得睡大街上了。

轩辕昊焱也是听到夏凡说的那些之后这才心软放轩辕秩成进来。

轩辕昊焱还时不时的谩骂的一句:“这么晚了,不像话!尽让家里人担心!好歹说一声啊,又不是不让去,报个平安不是什么过分事吧?

就算是男生那也不行,女孩子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男孩子也一样!”

轩辕秩成听到这些自然是觉得一阵头疼,就跟被唐三藏念紧箍咒一样,只有嘴上应付着说知道了,便是赶紧溜进了自己的房间。

“累死我了,今天真的是,大型修罗场啊!”轩辕秩成都不敢再去回忆了,光是想想都觉得痛苦。

“你去哪了?怎么还沾了一身酒味。”

夏凡并不喜欢这个味道,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如此,下意识的和对方保持一定距离。

“还能去哪?去了璇儿家里,她父亲非要拉着我跟他一起喝酒,我也是没有办法啊……老夏,你可以理解我的吧?”

“那你还不赶紧去洗澡。”

他表现得有几分不耐烦,感觉这样的味道有些刺鼻。

“马上就去,我说老夏,往常都没见你这么大反应,怎么今天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怎么了这是,来,给我说说。”

可能是因为喝了些酒壮了胆子,再加上回来的时候又有冷风吹过,导致轩辕秩成现在有些神经错乱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大概这就是所谓的酒后乱性吧……

轩辕秩成突然笑了一下,莫名的有些惊悚,开始发疯,随后又随意的将自己的手放到了夏凡肩上,重重的拍了两下,呈现出憨意,倒是觉得这样蛮有意思的。

“行了行了,别发酒疯。”

夏凡都有些受不了,便是抬起手臂搬下了轩辕秩成这不老实的爪子。

怎么感觉有点瘆得慌呢,是不是每个男人喝醉了酒都是这副德性?幸好自己不喝酒,不然到时候是真的一发不可收拾。

见对方有些不信,轩辕秩成认为这样不行,便是决定想个办法让他相信自己。

“老夏,你是在说我喝醉了?怎么可能!我一点都没醉,酒量可好了,不信你可以考考我。”

夏凡试探性的念了一句古诗:“花间一壶酒。”

“我家在前方。”

哪里知道轩辕秩成突然脱口而出这样的话,让夏凡差点就没有傻眼。

这人意识已经不清醒了,还有得救吗?

夏凡:“=_=”

还说没醉,都成什么样了,我也明白伯父伯母为何当初不让你进门了,也不是没有理由。

然而,轩辕秩成还在发疯,看样子今天喝的真有点多啊。

与此同时,令狐府……

令狐行风在确认轩辕秩成走了以后逐渐抬起头来,他顿时变了一个脸,将脸庞微侧,

他的脸色本能的变的严肃了起来,一看就知道醉意全无。

他用命令的语气对着在房间内的人说道:“姑娘,给我出来。”令狐雨璇在房间里听到了父亲正在呼唤自己自然不敢怠慢,小心的推开了房门,随后关上,来到令狐行风旁边欠身行礼道:

“爹,您找我。”

“那小子叫轩辕秩成是吧?”令狐行风可是把这名字给记到心里去了。

“是的。”

令狐雨璇察觉到有所不对,顺着令狐行风的眼神看过去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幸好轩辕秩成没有露馅,不然那可就糟了。

“爹,原来您没醉,照这么说来那是您装的?”

“废话,我就是为了装给那小子看的,我记得这小子,不会忘的,一脸傻样,上次跟你娘去买东西的时候碰到过,一看就不是个好人,今日一看还真是。”

令狐行风到现在都记得,没有忘记轩辕秩成当时质问自己是谁的场景。

光是想想都觉得恼火,这小子究竟是谁家的,这么没有礼貌,害得自己一肚子窝火。

“啊?爹,他可是救了我的人啊,也是我学弟,不至于吧……”

令狐雨璇认为,他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情记这么久的,当时只是一个误会罢了。

不得不说爹的记性还真是好。

“姑娘,你不会懂男人的心思的,你爹我作为过来人我都懂,绝对是对你有意思!”令狐行风并不傻,他一看便知,有道是只有男人才懂男人。

“爹,好了,那您为何没有揭穿他啊?”

令狐雨璇对此产生不解,她想不明白,既然轩辕秩成在父亲大人的眼里映像很差,那又为什么选择装作遗忘?

“我没有揭穿那是给他面子。”说着,令狐行风还因此傲娇了起来。

“呃爹,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回房间照顾你娘去!一点也不省心,就知道让我和你娘瞎操心!”

“是,我这就去!”

一日后,华南学院;

轩辕秩成莫名的感到心累,在这次课程上耐心听着导师讲解。

可能跟前几天的烛龙毒麟的事情有关吧,导致自己没有睡上几天好觉,搞得自己都欧阳赋睿附体了,除了想睡觉还是想睡觉,就差打呼了。

但是想着这样对导师不太好,不太尊重人,所以还是强行忍着,直到这次课堂结束这才放心的趴了下去。

本来想着这时候好好的休息一下,哪里知道这时候欧阳赋睿突然出现在了自己所在的班级里。

“嘿嘿嘿,轩辕啊轩辕,醒醒啊别睡了,不得了了!我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啊!”

欧阳赋睿在说完的同时还忍不住捂嘴偷笑,好像这件事情确实很稀奇一般,顺带露出了姨母般的笑意,似乎已经想象到那种画面了。

这就让轩辕秩成产生不解了,他想着啥事儿呢?能高兴成这样,指定又是跟美食或者是个妹子有关的吧?干脆随便敷衍一句得了,没什么事的话我还得好好睡一觉嘞。

“什么事啊?说吧,我现在有点累,我还想着好好休息一下呢。”

轩辕秩成有些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带着睡眼惺忪的眼睛望着面前的人,困意就像是无尽的波涛一涌而来。

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最好还是先别叫我过去了,只想好好补补。

“不得了了?你猜我看到了什么?这实在是太劲爆了,我跟你说啊……”

欧阳赋睿在轩辕秩成的耳边小声碎语着什么,似乎不想让这个惊天大秘密让别人听了去。

“你说什么!”

轩辕秩成听了以后顿时清醒了,一点困意都没有,只感觉这件事情特别刺激。

他想着这是真的吗?欧阳赋睿的信息没有误吧?老夏那样的钢铁直居然……

天啊,不得了了!天要下红雨了吗?

“嘘嘘嘘,我说兄弟你小声点啊,这件事情务必保密啊嘿嘿,要不要我们悄悄地跟过去看一看?”

“那必须的!”

轩辕秩成顿时来了动力,决定立刻起身跟随欧阳赋睿前往他所在的地方。

难得夏凡这块木头会开窍,甚至还会开花,不得了,那必须得亲眼目睹一下啊!搞不好啊这事能成。

轩辕秩成和欧阳赋睿两人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学院门口,已经找了个好地方躲起来,为了避免会被人发现也只有露出一个头,悄悄地暗中观察。

轩辕秩成跟欧阳赋睿的样子应该是这样的:“|???w??)???”

他们亲眼看见这个比钢铁还要硬的直男亲自送学妹到学院门口!

难以置信啊!

能让夏凡做到如此地步的人究竟是谁啊!

要知道老夏这人平时不近女色的,这次居然主动送人家学妹,关系绝非一般!

天啊撸不得了!搞不好这两人有戏!绝对的!

学妹对这位学长表示感激,毕竟她对学院里的一切很不熟悉,现在有了他的帮助以后顺利多了,所以她很开心,打算送一样东西给他。

夏凡不愿意收,也不愿意要,认为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何足挂齿?所以也没有要。

哪曾想这个学妹的胆子也是够大,居然当场对夏凡索要亲亲!这也就罢了,居然还头铁到说这样的话:

“学长,谢谢你送我到这里呀,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能进一步发展吗?就是那个啦,很亲密的关系,相信学长你不会不懂我的意思嘻嘻。”

夏凡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我懂了,你是想做我儿子?”

在一旁偷看的轩辕秩成和欧阳赋睿:“???”

他们此时一定是懵逼了,估计都顶着一头的问号。

这带声音犹如一道惊天炸雷,劈到了两人的身上。

除此之外,天空之上还掉下了千斤重的钢铁,猛然间砸到了自己的头顶上。

轩辕秩成和欧阳赋睿两人表情和动作如同一致,目瞪口呆。

他们的眼睛瞪得像铜铃,听到这个答案的瞬间顿时傻眼。

这已经不是钢铁的程度了,都想一口盐水喷死他了!

轩辕秩成不得不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不敢接受这样的事实,只想好好地冷静一下。

啥玩意啊这是,我一男生都听不下去了,我是女生我都要揍你!

哪有女生要做人儿子的道理啊!

我去,老夏你……你这是钢铁中的钢铁啊我靠,你为什么会这么想?你这单身是真的没有理由啊!你在这方面真就没有让我失望过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