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创世血瞳 > 第418章 尺有所短

第418章 尺有所短

,创世血瞳

“原来……这才是安德烈·亚斯释放龙族的真正目的吗?”

轩辕秩成听了对方说的这些眸子便是暗了暗,得知真相后的他感觉有几分苦涩,内心五味杂陈。

过了这么久……谜底总算是揭开了。

最开始还以为他真的只是为了自己这双眼睛才伤害这么多无辜的人,到头来……原来是为了他们家族一己之私,甚至不惜伤害无辜的人们,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嗯,他想做的就是重现当时的荣耀,

当年里昂·亚斯是为了权利,为了力量,为了家族昌盛释放所有龙族,现如今安德烈·亚斯要做的不过是让历史重演。”

然而,这样的悲剧是任何一个人都不想要的,谁都想着好好活下去。

不说以后的日子过的有多好,最起码能吃得饱,睡得香吧?

轩辕秩成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随后便是把放到夏凡肩上的手收了回去。

他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视线开始瞥向别处。

他的双眸闪过了什么,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重要信息,最终得出结论。

“也难怪说安德烈·亚斯没有迟迟出手,这才是他派那些龙族对付我们的原因,真是搞不懂啊,安德烈·亚斯究竟有什么能力,居然能让龙类乖乖的听他的话。”

“这我不清楚,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情需要处理。”

轩辕秩成没有想到,夏凡一来就给自己下了一个逐客令。

他寻思着这个点还早啊,怎么好好的就赶自己走了?难得今天想放松一下么……

不过仔细一想还是算了,毕竟是他自己的事情,轩辕秩成不好说些什么,

搞不好夏凡是真的有事要处理,只是不方便去说罢了。

“啊那行,你先去忙,我去四周转一转啊。”

“嗯。”

轩辕秩成走后,夏凡又恢复了冷漠的神情。

他剑眉横飞,将俊冷的脸庞向一旁侧过。

这对冷冽如刀锋的极寒眼眸堪比利剑,扫视着四周,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

一股萧杀之气自夏凡眼底不断来回涌动着。

夏凡并没有作任何多余的动作,他感到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有一个黑影,他没有直接暴露出来,有的只是吐露出一句寒冷如寒冰的一句话:

“出来吧!从开始就跟着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

与此同时,藏书阁附近;

“难得出来一趟还被老夏赶了出来,不会好在不是很亏啊,收获了一些情报,这段时间都没有找璇儿,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轩辕秩成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自由自在的行走在这大街上。

他先是将腰边的半块玉佩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他认为这个东西老是这样露在外面有些不安全,很切很容易碎掉,所以先把它收了起来。

轩辕秩成可以肯定,这要是碎了夏凡肯定会提着刀杀自己,追砍一路的那种!

虽然不明白这是什么宝贝,但能感觉到对他而言很重要。

能把这样珍贵的宝物送给自己的人……由此可见夏凡有多信任自己,而他也会将这份信任永远保存,直到自己死去的那一刻。

扫视了一眼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人,轩辕秩成并没有过多关注,毕竟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哪里会顾得上其他人?

原本他是打算直接回去的,可谁知道在这时却隐约听到了一个女孩呼喊求救的声音。

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便没有放在心上,可仔细听过去发现自己并没有听错!

而那个声音越发越清晰,正不断灌入轩辕秩成的耳朵。

那个女孩的声音是那样的柔弱,好像很害怕,又好像很无力,又感觉有几分熟悉,像是在哪里听到过一样。

轩辕秩成没有犹豫,转身朝着声源处奔去。

他穿过人群,不顾一切的奔过去,生怕耽误一分一秒。

他没有办法看着一个无辜女孩惨遭迫害,就算不认识也必须去救!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那她也太可怜了。

轩辕秩成的短发和长袍随着身体摆动的幅度产生轻微的动荡,在奔跑的同时不忘搜寻那个求救的人。

轩辕秩成眸如玄鹰,四处扫视着,此刻的他正在寻找合适目标,生怕错过什么关键线索。

在看到一家商铺的时候便是停下了脚步,他确定求救的声音就在这边!

轩辕秩成看到了一个女子正跪在地上祈求两名壮汉饶命,地上还有被打翻的绿豆还有一袋子糯米,不知道遭遇了什么,最终化为了齑粉。

“两位,请问发生什么事了?”换做其他人可能不想蹚这次浑水,但轩辕秩成不同,路见不平定当拔刀相助。

更何况这个女孩子看着就是弱势群体,怎么可能打的赢两大老爷们?倘若这两人要动起手来那这个女孩只怕是凶多吉少啊。

这是轩辕秩成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情。

其他的路人自然是忽视不见,就跟看到了瘟神一样,躲都来不及,只觉得晦气,感觉会沾惹一身麻烦似的。

一男子见轩辕秩成偏要过来凑热闹变回理直气壮的挺胸道:

“哼!这小姑娘弄坏了我们的东西还不愿作出赔偿,你说说,我该不该生气?”

轩辕秩成认为,东西被弄坏索要一点东西要点赔偿不算什么,可问题是关键就在于只是一点不值钱的绿豆和糯米,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吧?

而且看这个样子……怎么感觉蛮不讲理的是他们?

“公、公子救我!”

女孩害怕极了,像是找了命中的全部希望,立刻躲在轩辕秩成身后,蹲下来缩成一团,很是害怕,只有牵着轩辕秩成的衣角,开始发抖。

“别害怕,我先问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两位,索要赔偿是正常的,究竟是多少钱让人一小姑娘吓成这样?”

“不就开口要了五两银子吗?既然没钱捣什么乱?这不是让我们哥俩喝西北风吗?”

这个男人说出了这般负面堂皇的话,好像这件事情受委屈的确实是他们一样,不过是多要了一点银子做补偿罢了,这小姑娘倒好,居然翻脸不认账了。

“你胡说!这、这两样东西……加起来才不到几钱,你、你居然要我五两银子,我……我一个贫穷人家怎么赔偿得起?”

女孩明明竭尽全力去说这句话了可音量还是小的可怜,小的都快听不到了,显得很没有自信,准确地来说是没有底气。

“五两银子都算好的了!这可不比一般粮食,这是我们哥俩排了好久的队才买到的,你以为这些东西很容易买到吗?”

“我都已经道歉了,可是这钱……我实在是拿不出来,再说了……是你们……你们自己突然撞上来的。”

女孩声音越到后面越小,这件事情受委屈的确实是自己,是这两个大男人太不讲理了。

“什么!照你这么说是我们故意打翻自己的粮食咯!”

两男听后勃然大怒,说着就要准备动手揍这个女孩子。

轩辕秩成见状立马将两人难住,希望他们可以息怒。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有必要动这么大的火气,只要赔点钱就行。

“啊行,这样两位,我替她向你们做出赔偿,你看行吗?”

在这个女孩身上,轩辕秩成看到了过去的自己。

轩辕秩成感觉这个女孩子很可怜,以前他总是被人欺负。

但是现在不同了,他已经站起来了,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胆小鬼了。

他可以行侠仗义一回!

“也行!”两人没有犹豫,顿时脱口而出。

只要有钱管他谁给呢,既然有人愿意出来当这个冤大头那就让他当呗,再者谁会跟钱过意不去啊。

轩辕秩成听二人愿意和解便爽快的从自己的袖子中拿出指定的银子。

毕竟他不是那种喜欢动手的人,能和平解决那就和平解决,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那种坏事做尽的人。

“好,这里是五两银子,麻烦你们放过这个姑娘吧。”

其中一男子见到这白花花的真银迅速接过,生怕轩辕秩成会反悔一样,确认一番是真的以后这才将银子收了起来,因此心满意足。

“哼,算你走运,还好是遇到了我们,走了。”

两人离开了以后,女孩这才松开牵着衣角的手,心中的那块大石头终究得以放下,

她缓慢的站了起来,也许是因为太害怕了,导致她现在都有点后遗症,身体哆嗦的厉害。

她都不敢去看对方眼睛,连忙道谢:“谢谢你公子!谢谢你救了我!”

“没事,那你早点回家去吧。”

轩辕秩成认为这没有什么,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只要对方没事就好。

“好,公子,实在是太谢谢你了,谢谢谢谢!”

女孩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认真的抬眼看了一下对方。

原本是没有什么的,可她总感觉这个男生好像在哪里见过,要说具体在哪里见过……一时间还真就想不起来,总之非常熟悉。

“诶,等等,公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你是……”

轩辕秩成听到对方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也在想,在自己的记忆中是否有这么一个人。

大脑像是电影里的回放带一样,进行时空穿梭,四处翻找着和这个女孩有关的记忆……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