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创世血瞳 > 第324章 血染山河

第324章 血染山河

令狐行风却不以为然,“哪里的话,早闻夏家大少彬彬有礼,风华绝代,文武双全,才气过人,今日看来果真如此,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愧不敢当,伯父抬爱了,雨璇学姐,既然如此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日辰时我会在夏府门口等你,还请小心,躲着点我爹的妾室,还有他的儿子,他们二人心怀鬼胎,不是什么好人。”

我答应过轩辕秩成会保护好你的,就算他不这么说我也会这么做,因为我们是朋友。

只希望……那件事情不会发生。

……

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房子内,居住着本就不平凡的人家,而那正是轩辕家。

他们家和平常人家也没什么不同,一切看着都和寻常一样进行,但是又有着说不上来的地方。

在这个点,爱妻因为太过疲惫早已上床休息,整个屋子只有这个客厅被唯一的烛火点亮。

眼前的男人似乎有什么心事,什么也没做,只是一个人干坐在位子上,对着墙壁保持沉默,换做平常这个点应该在看书才对。

轩辕昊焱忍不住长叹一声,下意识的紧抓着盖住膝盖的长褂,脑海中不自觉的回忆起那段最为痛苦的日子,每每想起都是一阵悲哀。

清楚的记得,在十几年前,大禹还是一个十分美好祥和,远离纷争的和谐国度,人们不愁吃不愁穿,百姓安居乐业。

那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是一样平等,而那样的生活正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

只是,这样原本完美的宁静生活被却因为一些外来者打破,永远都不会忘记!

那一天,战火打响,炮声轰隆,一夜之间,整座城都沦为了一片废墟,几乎看不到一点前途和光明,有的只有挨冻受饿的日子,人们为了活下去,不惜去偷去抢,那时候的大禹毁了。

大禹城内,硝烟四起,血流成河,多少具尸体一次次倒下!每天能听到的只有兵戎相见和炮声轰炸的连绵声响。

一瞬间,厮杀呐喊声连绵不断,人们的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百姓因此受苦,他们只是想着好好活下去,哪怕吃观音土也必须顽强的支撑下去!可仍有一些人做出连畜生都不如的事情。

那些人,逃命的逃命,当叛徒的跑去投靠敌军,甚至残害自己的同胞。

亚斯家族的到来给所有家庭到来了无数牺牲,又有多少个英灵因为这个昔日辉煌的大禹而战死?又有多少人是为了自己身后的国家!

大禹完了,彻底结束了!

那些因为战争死去的百姓们,那些没有家人依靠的孩子们,每天都能听到他们因此纷争哭泣的声音,哭爹的哭爹,喊娘的喊娘,让人心碎,甚至……他们还责怪起了大禹皇帝的无能。

并非大禹皇帝无能,而是这场战争太过突然,以大禹皇帝的能力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这场战乱。

再到后来,这件事情得以解决,大禹皇帝主动让出皇位,并废除太子之位。

那时候,前朝太子的妻子也即将临盆,前朝太子知道此事后带上自己的亲人隐居起来,从此便销声匿迹。

而前朝皇帝的事情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也被人逐渐淡忘,他们也不敢记起,谁敢说起大禹的事情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并且满门抄斩!

现如今,改朝换代了,早在十七年前就彻底换了朝代,现在的皇帝是西门家,他们改大禹为玉恒国,而这个傀儡皇帝更是没用,只顾着自己一个人享乐,或者说只顾忌自己身边的人,从不会考虑那些受苦受难的百姓。

正是因为西门皇帝的无能才会造就如今的乱世,那些个因为贴上贵族标签的人因此逍遥法外,更加猖狂,他们甚至不惜暴露自己的本性!

他们视人命为草芥,烧杀抢掠,强男霸女,无恶不作,百姓无任何地位可言,有的只是这表面的和谐;

真正的残酷是人们永远都想象不到的。

后来,也不知什么原因,这些个人有所收敛,但仍有部分顽固的地痞恶霸不听劝告,执意如此,西门皇帝根本就管不了,也不愿意管。

这些恶霸仗着自己有一层身份为所欲为,这也是为什么最早出现的那个小女孩被马蹄和长鞭无情鞭打的原因。

轩辕昊焱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有的只是无奈和叹息。

曾经的大禹又是什么样的?

如果大禹没有亡那该有多好?别的不说,至少人人平等,百姓安居乐业,不愁吃穿。

而那个造成这一系列的罪魁祸首……正是亚斯!他们家族立誓要毁了轩辕一族,让他们家永世不得安宁!

亚斯家族对轩辕家的报复是不会停止的,要血瞳什么的不过是借口!

当然,也不完全是借口,他们想要的就是这血瞳的强大力量,亚斯家族的真正目的就是要轩辕家家破人亡!

“罗佩鲁恩·亚斯,里瑟·亚斯,安德烈·亚斯,你们家族世代都是如此,一千年了,因为有着世纪之仇对我们轩辕家不停的实施报复,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停止!”

轩辕昊焱怒不可遏的嘶吼着。

冤冤相报何时了,再说了,造成那样局面的又不是我们的错,是你们亚斯家族欺人太甚!

我爹的眼睛已经被你们弄瞎了,妻子也被你们下了诅咒,样貌一天比一天衰老,我也完了,我所有的一切也葬送了,就连我的孩子你们也没有放过!

害死了我的大儿子玄童不够还要害死我唯一的儿子秩成吗?

安德烈·亚斯,事到如今你还不满意吗!你到底要怎样!

想到这,轩辕昊焱心中的那一团明火正在熊熊燃烧,好比那烧不尽的野火,在春风的助长下愈发愈浓烈。

轩辕昊焱紧下意识的咬着自己的牙关,手上的拳头也不自觉的紧握住。

要不是因为他的指甲不够长,这些个指甲一定会把自己的皮肉扎穿,而血液也会随着自己受伤的地方流失!

可就算是这样那也感觉不到一点疼痛,有的也就只有无休止的恨意和仇怨。

哪怕把自己的牙齿都崩碎了也无所谓,他对亚斯家的恨那是没有办法用言语形容的。

杀气,在他的眼底下逐渐涌现,浓稠的杀意好比那猩红的血浆开始向四周弥漫,彼岸花之色的幽冥火光之色让整个世界陷入了末日般的癫狂。

(本章未完,请翻页)

轩辕昊焱所带来的强势杀气让一定范围内的雾气都染上血红!

如果说四周有什么敌人的话他一定会开始嗜血般的杀戮,看到个敌人都会不要命的厮杀,甚至是大干一场!只有这样才能宣泄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心情稍微好受一点。

现在的他,恨不得将安德烈·亚斯彻底粉碎!

每次想到这都是他最痛苦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轩辕秩成每次问起他之前的事情他不愿做出回答的原因。

他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把自己的儿子牵扯进来。

他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了,不想再失去了!

现在的他,只是想着好好活下去,一家人简简单单的活下去就够了,其他的他都不愿再奢求。

“怎么了昊焱?你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轩辕昊焱的妻子锦思原本是熟睡着的,但不知为何莫名的感到不安,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因为察觉到气氛过于不对她这才过来,随意的披上一件衣服走到这门口。

她的眼神紧盯着眼前堪称死神般的强势男人,可能是因为早已习惯,所以她没有被吓到。

在看到自己妻子的时候他的杀气这才逐渐散去,无论如何也不该把自己的负面情绪展现给自己最亲的人,因此,他强行压制住自己心中不断燃烧着的熊熊怒火,温和道:

“抱歉,打扰到你休息了,我还好,没有什么事。”

“你明明有心事,跟我说说好吗?”

锦思那动听的弦音声逐渐响起,她不紧不慢的走到了这个高大的男人身边,见他的情绪如此不稳定便抬臂抓住了他的掌心,用双手紧握着,希望能给他一点心灵上的慰藉。

经过锦思这么一呵护,轩辕昊焱的情绪这才稍微好受了一点。

他紧皱着的眉角也开始放松了起来,也许真是因为受到了爱妻的影响,他的语气也比开始的要好。

“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思思,是我没用,我……本来你应该过上好日子的,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不曾想却……真的对不起思思,跟着我你吃苦了。”

“没关系啦,你在说什么吃苦不吃苦的啊,我不介意这些的,只要有你在就好,天气冷了容易着凉,你呀早点休息,多穿点啊,尽让我瞎操心,想变成我这幅病殃殃的样子啊?会很难受的。”

闻言见,轩辕昊焱有几分感动,眼眸不有得一深,右手揽着锦思的纤细腰肢,最终把头低下靠在了心爱女人的肩膀上。

再看看她这张因为诅咒和岁月流逝的苍老脸庞,不自觉的有些心疼。

还记得最初见到她的时候,是那样的美丽自信,而现在却……

不过,他也不会介意这些了,都一大把年纪了还会想着这些?只想着和自己的亲人过好一辈子,别的倒没有什么奢求,只希望平安度过。

轩辕昊焱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最后长呼一声,为妻子说的这些安慰话表示感谢:

“谢谢你思思,我发誓,这样的生活不会持续太久,我们的孩子一定可以幸福的。”

“嗯……”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