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创世血瞳 > 第209章 念雪独渡

第209章 念雪独渡

当天夜晚

朱晋仪家

也许是因为做了亏心事导致的心理作用,也有可能是因为那件事害得自己蒙上了一层阴影,莫名的产生不安,因此睡不着,翻来覆去的,不管她怎么翻身,如何努力的强制自己睡过去就是睡不着。

奇了怪了,怎么会这样,我居然会失眠?好好的睡不着了吗?往常可不会这样,这不像我啊。

朱晋仪不停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千万别想这么多,就算是有厉鬼来了她也奈何不了自己,门外可贴着门神呢,她是绝对进不来的。

想到鬼这个字她就莫名的感到恐惧,似乎在自己的床头边就躺着这么一个人,瞳孔突然撑大了一圈,因为过于不安导致她翻来覆去的,怎么睡也睡不着。

该不会……那个人会来找自己吧?

不会的不会的,千万不要多想!

越是叫自己不要多想就越会去想。

等等!隐约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是谁?谁在叫自己?这个声音……

“朱晋仪~”

一阵幽幽的女声从门外传起,看起来像是遭受过什么劫难似的,不停的诉说着自己的冤屈和不幸。

“朱晋仪~”

声音变得愈发愈诡异了起来,听着让人感到毛骨悚然,汗毛竖起,甚至忘记呼吸。

朱晋仪愈发愈害怕,只感觉有一种冰凉的寒意笼罩于身。

为什么感觉这个声音听起来这么像那个叫喻竹英的女人?

不会的不会的,喻竹英已经死了,朱晋仪,你不要再想这么多了,一定是心理作用!

虽然说这些年来也没少做过这样的噩梦,而她也莫名的害怕,总感觉她会要自己的命!

(喻竹英也喜欢过蔡之恒,可惜喻竹英只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子,没有地位可言,却被朱晋仪残忍杀害并丢入井底)

“朱晋仪,我做错了什么?你要如此害我……为什么……为什么就允许你喜欢蔡之恒,而我却不行?”

她隐约感觉在门外有一个穿着红色衣服,披头散发的女人在门外来回飘动着。

而且这个速度特别迅捷,一闪而过,快到让人看不到什么影子。

这个东西……绝对是鬼!她不是人!

想到这朱晋仪的脸色一暗,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僵直了,没有办法动弹,跟被人封印在了床上一样。

“喻、喻竹英你别过来啊!你已经死了干嘛还要来找我?”

朱晋仪很是害怕,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这喻竹英好好的怎么又回来了?不在阴曹地府待着来这里干嘛?再说了,又不是我有意要害你的……谁让你跟我抢男人,活该!

“我就是被你害死的,朱晋仪,你敢不承认吗?嗯?我说朱晋仪啊,你为什么要害我,明明我们可以成为姐妹的……呜。”

悲鸣啜泣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伤感,突然转化为愤怒,可能是因为她实在是太生气了。

喻竹英僵硬的抬起头,露出狰狞的面孔,堪比厉鬼转世,像是承受了巨大的委屈,开始不停奔涌咆哮了起来:

“你以为你关了门我就进不来了吗?嗯?还我命来!”

喻竹子血红的巴掌印狠狠地拍在了她家的窗户上,那一刻电闪雷鸣,烘托了这诡异的气氛,吓得朱晋仪连忙尖叫了起来。

朱晋仪转过身来,不敢去看窗外,倒是壮着胆子说道:“死都死了还来找我干嘛?谁让你跟我作对的,你这叫自作孽不可活!贱人,活该!”

喻竹英听了以后发出了阴惨惨的声音,诡异的张开了她的大嘴,好比裂口女,死到临头还敢嘴硬?这世界上就没有鬼做不到的事。

“哦是吗?既然如此那你看看我是谁,紮紮紮!”

随后,喻竹英的声音消失不见了,再也没有响起,那一刻朱晋仪感觉自己心跳不止,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平复。

吓死人了刚才那一下,果然是自己吓自己吗?呼……我当时什么大不了的事。

“哈哈!贱人,活该,哪怕是死了我也不让你安宁!”

朱晋仪因此露出了得意猖狂的笑容,她就知道自己才是最终获胜的玩家,这个女人还妄想跟自己抢男人?未免太天真了吧?我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她正准备转过身,却发现一张恐怖至极的脸就这样身边静静的在一旁躺着,两只眼睛像是死了一样,空洞洞的,好像没有眼球,就这样凝视着她。

当她看到对方注意到自己的时候还歪嘴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啊!!!”

朱晋仪吓得放声大叫,碰巧这时候昏暗的天空好巧不巧的降下了一道闪电,发出沉闷的雷声,闪电点亮了整个房间,衬托了这样诡异的气氛,再加上这张恐怖至极的脸,莫名的感到惊悚吓人。

“朱晋仪,我要你偿命!”

那尖锐的爪子说着就要去掐朱晋仪的脖子,恨不得将她的脖子彻底拧断!

那一刻朱晋仪突然从梦中惊醒,吓得赶紧坐了起来,因此惊出了一身冷汗,整个人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似的,不停的喘着粗气。

呼,好险,原来是一场梦啊,吓死我了……幸好幸好。

“你确定是梦吗?嗯哼哼~”

诡异的声音再一次从耳边传起,朱晋仪被吓得不轻,脸色惨白,整个人崩溃了似的不停的尖叫着。

这种声音听着比刮黑板的声音还要难听,响彻起来,不断刺痛着人们的耳膜,却也惊动了府上老老少少的人。

大家都寻思着发生了什么事,走到朱晋仪房间里只看见了大小姐一个人在这鬼打鬼叫的,像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

朱晋仪的声音那叫一个大,大到无法用言语去形容,这音量几乎都要把整个朱府都掀了个顶朝天,因此朱府将不得安宁……

从那以后朱晋仪就疯了,见到个人就慌忙地躲起来,似乎在她眼中那个鬼还存在,只是这些人看不到罢了。

她的嘴里还时不时的吐露出这句话:“有鬼啊!有鬼,有鬼啊!!你们难道都看不到吗!!!”

这里的人们自然都不愿相信,认为她是在疯言疯语,因此没有在意,只当是鬼话一通,而伴随着朱晋仪疯了之后,这门婚事也理所当然的被取消了,蔡之恒也因此娶了别人为妻。

与此同时,夺魄庵

“来八月喵,这几位都是夺魄庵的人,大家都跟你一样,曾经遭遇过不测,他们都比你大,你可以把他们当做哥哥或者朋友,大家都把彼此当做唯一。”

八月喵因为第一次来这里所以显得非常不自在,有一点点社恐,见到这一张张陌生的面孔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这几位哥哥看起来都好高好强啊,为什么他们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好奇怪啊。

也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感觉这种眼神……从未有过,像……家人的眼神,还有些温馨。

家……我早就已经没有家了。

他们的眼神都好温柔啊,好让人感到心安,以前没有过,现在才有,也不算晚了,而我也开始喜欢上这个环境了,谢谢你阁主。

“大家要和谐共处啊!八月喵是第一次来这里,大家多照应她一下。”阁主补充了一句。

你会喜欢上这里的,八月喵,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萧楚枫,念雪独渡,徐真,叶康四人同时说道:“是,我们一定把她当妹妹一样去疼爱,还请阁主你放心吧!”

“阁主,这里全都是男生吗?”无论八月喵怎么看都没有发现有其他女孩子的痕迹,好像这里除了自己没有别的女生,她是这里唯一的一个女孩子吗?

“当然,这样不是更容易受宠吗?”

阁主心情好像还不错,语气十分平缓温柔,尤其是对新人方面他还是很有耐心的。

“等等,阁主骗人,这不是有一个漂亮姐姐吗?”八月喵心想着。

八月喵连蹦带跳的来到了念雪独渡面前,露出了一脸花痴崇拜的小眼神,仔细的盯着对方的脸,感觉好好看哦,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人呢。

眼前的姐姐真的好美呀,尤其是这双眼睛,太勾魂了,我一个女孩子都被你吸引住了。

就这样,八月喵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眼前的人紧紧抱住,这一幕可让夺魄庵全体成员大跌眼镜,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看错了,没逗我吧?这才刚来就……

空气突然变安静了,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么安静过……

我去,我们夺魄庵好不容易才来一个萌妹子,现在居然让念雪独渡抢了先,这像话吗?

他长得那么帅还愁没有女朋友?啊啊啊气死我了,刚来就抱一起了,这这这,这要我们几个怎么想啊?

“漂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你看起来好漂亮哦,就是胸有点小嘿嘿,我好喜欢你这种超飒的姐姐。”

“噗嗤。”

众人听后忍不住一笑,居然喊人家念雪独渡叫姐姐,果然啊,虽然有点羡慕你,但长相过于女性化也不是件好事,突然又觉得不是很难过了,我们突然开始心疼你了。

“我是念雪独渡。”念雪独渡这一生还没少被人家错认为女性,这种现象也是正常的,只当做和平常一样咯。

八月喵差点就没反应过来,啊?男孩子的声音?是我听错了吗?这应该是比较中性化的声音吧?一定是我听错了,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声音怎么这么雄性啊?

“那我就叫你念雪妹妹咯。”

“我不当妹妹,只当哥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