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铺

繁体版 简体版
看书铺 > 创世血瞳 > 第33章 惊悚不断

第33章 惊悚不断

轩辕秩成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因为他距离兔子已经有了一段距离,更何况就在自己的后方。

糟糕,刚才那一瞬间隐约感到一阵头痛,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吗?

这种感觉就像脑海里有脑电波一样,严重刺激了自己的大脑。

不行,得缓过来,我得赶紧回去找他们才行,不能就因为这样的小毛病耽误了时间。

虽然头疼不过片刻,很快就感到不疼了。

这种感觉还真是奇怪啊,果然是有一点小毛病吗?等回去了以后多睡一会儿应该就没事了,如果实在是好不了就去找大夫吧。

他没有太在意,只是想着赶紧回去和大家汇合,结果这一回去就看到开始闹脾气的两个人。

“嗯?你们闹矛盾了?”轩辕秩成打趣的问到。

“才没有!我才没有生他的气呢哼!”

汗,还说没有,我可没说你生了他的气,无意间暴露了吧?算了还是不点破了,给她点面子。

“老夏还没回来吗?”

其实还挺好奇,如果在没有弓箭的前提下夏凡会使用什么武器捕捉猎物,总不能徒手抓吧?这种可能性可以直接排除了。

他应该有自己的方法,毕竟他是个身经百战的战士,跟自己大不一样,说起来还真是有一点羡慕呢。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才刚提到名字呢就看到不远处有个人提着几只猎物向他们这走来。

夏雪儿看到自己的哥哥后兴奋的站了起来,用看自己男神的眼光去看待自己的哥哥,不停的对着眼前的人挥手。

夏凡的神情中多了几分冷漠,并非他不在意自己的妹妹,而是平常摆出这样的冰山脸习惯了。

很少看他笑过,也有可能跟经历过什么事有关,这样的大帅哥要是笑一下估计会非常好看吧?

“你和夏雪儿还没有搞定啊?怎么感觉矛盾越来越大了。”轩辕秩成蹲在地上小声的对着产生自卑的欧阳赋睿问到。

“别说了轩辕,我现在整个人都整抑郁了。”

为什么不管自己怎么努力夏雪儿都不愿多看自己一眼呢?果然是我太胆小了吗?我也不想的啊。

夏凡走到几人身边后把手上半死不活的猎物随意的丢到地上,随后看向他们道:

“为了以防万一我多打了几只猎物,晚上可能不太安全,虽然我们身为元素掌控者但也不代表我们是不死之身,为了保险起见白天行动,晚上在非危机时刻不要私自行动。”

“收到!”

还是夏凡想的周到啊,这地方这么大容易迷路不说还有可能会碰到危险,在这个山里各种可能都有。

“兔兔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夏雪儿一看是可爱的小兔子都不忍心下手了,这么软萌的小家伙应该好好养着才对,怎么可以用来吃呢?

“我们不吃那饿死的就是我们了。”

“麻辣兔头,红烧兔肉,炖兔汤,黄焖野兔,爆炒兔肉,粉蒸……”

欧阳赋睿边说着都快要流口水了,已经脑补出了各种美味,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享用了。

好家伙,还真是出了名的料理专家啊,只是某人估计要倒大霉了。

再看看一旁冒黑气的夏雪儿,她的身体气的发颤,浑身都开始发抖,攥紧了自己手上砂锅大的拳头,毫不顾忌自己的淑女形象,对着眼前的人大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吼道:

“够了欧阳赋睿!你再这样我就给你脑袋上来一拳,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兔生疾苦!”

“别别别,我刚才开玩笑的啊,别对我动手,错了还不行吗?”

夜幕降临

天空中黑压压的一片,就像是忘川婆婆的奈何桥正在无尽向外延升,仿佛寒气把光也阻隔了似的,像一个僵尸的脑袋悬挂在空中。

如果不是被这一点跳动的篝火所笼罩着那四周所有的一切都将遁入黑暗,而人们的脸上将会被恐惧所支配。

已经过了大约有亥时,就算是到了这个点还是有些睡不着,每个人都睡意全无,也许是因为换了一个环境,也有可能跟这座诡异的山有关。

“老夏,你还不睡?”

轩辕秩成走到夏凡的身边随后坐了下来,背对着篝火中所飘扬出来的点点星火。

“我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总感觉要出事,所以不敢睡。”

“其实我也有这种感觉,只是说不上来在哪。”对此轩辕秩成也是感到心情复杂,这种感觉真不好说。

两个人闲来无事,随意的聊了几句,哪里知道这时候从深林中不远处,黑夜所笼罩的地方出现了最为惊悚的一幕,宛若仲夏夜的鬼火散发着无止境的哀怨,那是比怨鬼还要可怕的存在!

“这是!”

几个人表情如同一致,瞳孔突然撑大了一圈。

这玩意是啥啊,僵尸吗?亦或是诈尸?看着也不像是粽子啊!

不对,它行动的速度怎么这么快!更没有想到居然是从正面直接横冲直撞过来的,完了,它要朝我们这里冲过来了!

四周被一片漆黑的夜晚所笼罩着,夜是那样的宁静,寂静阴森,为原本就安静的场合带来了几分诡异和不安,却被一个阴冷,宛若恶魔凄惨的叫嚣所打破。

外面的冷风正在无尽摧残着,无度的吹着阴冷桀骜不驯的嚎叫声, 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草动,甚至还有诡异的声音正在嘎吱作响。

突然,一个黑影打破了原本宁静祥和的黑色星辰,从不远处快速的闪动,以最快的速度疾驰而来!

天啊!这是一个什么妖怪!这简直就是地狱里的恶灵,来自地狱十八层的怨鬼!

脸上沾上早已干涸的鲜血,脸皮已经眼中腐烂,呈现出扭曲的状态,成千上万只蛆虫正在它的脸上蠕动,细细望去,脸皮中还夹杂着蛆虫窸窸窣窣的掉落,几乎都被驱虫所掩盖,看不到尸斑。

一张快要扯到后腮的大嘴,就像裂口女一样。

全是粘稠的血液,满口向外呲着的牙齿上还沾有着新鲜的美味,白色的背心已经糊满了血浆。

这是什么生物?没有见过啊,看着不像是东方的传说,难道这跟西方有关?

不用说我也能猜到这件事情是谁所为,除了安德烈·亚斯又有谁能做出来这样残忍的事情?

想到这轩辕秩成手上的拳头一紧,对于安德烈·亚斯这个人已经不能用变态这个词来形容了,他所做的一切都让人感到恶心!

丧尸的行走速度犹如星驰电走,挥动着他兴奋已久,充满细菌的指爪,如同感受到了四个活人,猛的抬起头,写满了兴奋,一心想着将眼前的几个人吞食干净。

卧槽!他现在干瞪着眼睛我们,怎么办?快逃啊!

艹!能近期遇到两次这种丑陋的东西,这概率完全就是中了头等大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对,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这鬼东西也太尼玛吓人了吧?不行我得赶紧回家!

丧尸像是看到了绝顶美味的食物,一脸兴奋的冲了上来,干脆来了个贴脸般的距离,瞬间游移到了夏凡的前面,企图用惊悚的外表把夏凡给吓晕。

丧尸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如果是吓吓欧阳赋睿和夏雪儿那还好,可夏凡是什么人啊,这种场合已经见怪不怪,虽然见过不少吓人的东西,但这种生物还真是第一次见。

夏凡本想一巴掌拍过去,但是又看到丧尸身上满是细菌,不好直接动手,也怕脏了自己一身,但是不打他也不是个办法。

快速捡起地上一根足够结实的柴火,把它当棍棒行使,横棍举起,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顿时杀意四伏。

猛然跳起向上方一跃,用力敲打在对方的天灵盖上。

然而这样的作用根本不大,丧尸显然感觉不到痛觉,毕竟他是一个死尸,怎么可能会有感知?

丧尸转兴奋为愤怒,显然对夏凡已经产生了恨意。

虽然不痛,但是这个人居然敢袭击自己!他完了!等着我把你的肝脏给撕扯出来!

丧尸的指甲竟然进化成了纯黑色的硬甲,又尖又长,长达三十公分,两人近身不到一米的距离,依旧可以嗅到这浓浓的尸臭味和腥臭的血味,让人的胃口顿时翻江倒海。

丧尸伸出他那阴冷无情的毒爪,发出阴桀的叫声,企图把夏凡的喉咙给刺穿。

丧尸的计谋夏凡一眼望穿,冷漠的神情一刻都没有变过。

夏凡的身体向后方一撤,脚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阴冷的盯着眼前这头非人的‘怪物’。

这种感觉就像是站在高处俯视着你,给人一种明明看起来距离很近,却很遥远的凝视感。

丧尸错误的以为夏凡这是怕了,他居然选择躲闪而不是主动出击,这能说明什么?他的机会来了!

丧尸的脸部因为过于亢奋,变得过渡扭曲而变态,粘稠的血液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他那恶毒充满尖锐的指爪对着眼前的人抓了上来,想到对方会被自己扯下肠子的画面就不由得感到兴奋。

夏凡干脆拿出他的专属武器,趁着丧尸没有靠近自己的时候挥动着自己手上的长枪,锁定目标狠狠的刺了过去。

单戟月牙枪阴狠的刺进了对方的内腑之中,令人惊悚的一幕发生了,丧尸非但没有因此退缩反而迎难而上,感觉不到一点痛苦,并没有想象中痛苦哀嚎的声音。

要知道它现在的身体可是被这样的力道扎身,一切都是因为没有痛觉吗?不妙,大事不妙!那这样下去岂不是意味着不死之身?

夏凡的瞳孔一缩,这种事情还是他第一次见,第一次碰到没有痛觉的人怪物。

既然强行刺入没有用的话……那就这样!

夏凡猛然将扎根在丧尸肚子里的单戟月牙枪给扯了出来,在拔出来的一瞬间猛然挥动手上的单戟月牙枪,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圆弧,随即对着眼前非人的怪物扑杀而来。

丧尸成功被夏凡手上的长枪腰斩成两半,其场面可以说是非常血腥。

尸体成功掉落在地上,犹如蔫了气的气球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

本以为这件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哪里知道在这件事情的背后还隐藏着更大的危险,而这些个麻烦还远远没有结束。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